与友条论读《伤寒论》法

《读医随笔》书籍目录

伤寒,非奇病也。《伤寒论》,非奇书也。仲景据其所见,笔之于书,非既有此书,而天下之人根据书而病也。其三阴三阳转变之处,前人往往词涉硬派,一似暗有鬼物,指使邪气,如何传法,并不得如何传法。读者须消去此等臆见,每读一段,即设一病者于此,以揣其病机、治法,而后借证于书,不得专在文本上安排。

第一须辨伤寒为何等病。此本四时皆有之病也,但三时多有挟温、挟湿、挟燥、挟风之异,其气不专于寒,其肤腠疏松,初伤即兼二三经,再传而六经已遍。惟冬时腠理固密,寒邪必先伤皮肤,以渐深入,故谓三时伤寒治法不同则可,谓三时无伤寒则不可。仲景是专论冬时伤寒,惟即病于冬,与迟病于春,中多相间错出,未曾分析。其迟病于春者,亦系专指寒病,未及化热者,与《内经》冬伤于寒,春必病温之旨不同。前释发阴、发阳篇,可参看。伏气二字,本不必过于深求,今日感寒,今日即病,固即病也;上月感寒,下月始病,亦常有之事,谓之伏气可也,谓之即病可也。岂得一言伏气,便有许多奇怪?

第二须辨论中寒热二字为何等气。寒者、天地之邪气也;热者,人身之正气也,为寒邪所束,不得宣发,郁结而成;与寒邪是两气,非寒能化热也,与温热病伤于天地之热邪者不同。寒邪既散,即当阳气伸而热解,其有不解者,正气久困,经脉凝滞,不能自运,抑或误治使然。

第三须将“传”字看得活。非邪气有脚,能自国中转变,步伐正齐也。病证变见何象,即为邪伤何经。如少阳主行津液,津液灼干,即少阳证;阳明主运渣滓,渣滓燥结,即阳明证。

读者须思何以头痛呕吐晕眩、胁胀?何以大便秘结、潮热、自汗?不得浑之曰邪入少阳故尔也,邪入阳明故尔也!当在气化上推求,不得专在部位上拘泥。

第四须辨初伤有三阳,有两感,有直中。太阳行身之后而主表,其时阳明、少阳决无不伤。

《内经》曰∶中于项则下太阳,中于面则下阳明,中于颊则下少阳;中于阳则溜于经,中于阴则溜于腑。即仲景所叙太阳中风,鼻鸣,干呕,岂专太阳?但邪在大表,治法不外麻、桂、葛根,故不必多立名色。两感、直中,皆因其人阳气之虚,或邪气之猛也。太阳少阴、阳明太阴,皆有两感;少阳厥阴,两感殊少。直中亦然。少、厥两感,即阳气蔑矣。直中与两感不同者,两感是一阴一阳同病,其邪相等;直中是邪甚于阴也,其阳亦断无不伤。但阴分之病,校较感为急。

第五须识伤营伤卫,不能判然两途。仲景风则伤卫,寒则伤营,只略叙于麻黄证中,不过分析风、寒所伤之偏重如此。其意侧重在寒,是串说,非平说。况夫中风脉缓自汗,汗即营也,营液外泄,桂枝汤是充助营气之剂;伤寒脉紧无汗,是卫气为寒所拘,麻黄轻迅,是过营透卫以开表,其力正注于卫。何得谓风伤卫不伤营,寒伤营不伤卫?更何得以此劈分两大纲?按冬月腠理闭密,寒邪以渐而深。初伤皮肤,只在气分,此时发之,不必得汗,其邪自散;次伤肌肉,乃在津液,邪与汗俱,汗出邪退;次伤经脉,乃入血分,即入经脉,则或窜筋骨,或溃三焦而据脏腑,亦有已及筋骨,而仍未入经脉之中者,故三阴亦有表证可汗也;既入经脉,必连脏腑,非可专恃汗法矣。其未入经脉时,所称太阳病、阳明病、少阳病及三阴病者,只是三阳三阴之部,非经也。与第二卷《三阴三阳名义》篇参看。

第六须辨寒热传化之机。初伤固总是寒,日久有寒邪内陷者,是其人本内寒也;有寒去热不解者,是其人阴不足也。寒邪内陷必下利,即所谓阴传太阴也,其实即阳明之下陷耳!继即少阳之气陷,继即少阴之气陷,至厥阴肝气亦陷,无复生机矣。始终总不离乎下利,若利早止于厥阴未陷之前,即不得死;止于厥阴已陷之后,息高时冒,阴气竭矣。热气不解,必秘结,必自汗,即所谓阳传阳明也。此时太阴之津液,必已亏矣,治之失法,而少阴之精又亏,厥阴之血又亏,始终总不离乎秘结。非邪至阳明,即无复传也,总不离乎阳明耳!

第七须识伤寒、温病,始异终同之说不可执也。此只说得热传阳明一边,其寒传太阴,迥乎不同。伤寒有寒死证,无热死证。阳明内实,非死证也;其有死者,皆由误治。若温热病,则有自然一成不变之热死证。

第八须识合病、并病之中,有真假之不同。前人分别合病、并病,语多牵强。当是两阳同感,谓之合病;由此连彼,谓之并病。更有邪气未及彼经,而彼经为之扰动者,其见证必有虚实之不同。如素胃寒者,一伤于寒,即口淡,即便滑;素阴虚者,一伤于寒,热气内菀,即喘喝,即口渴。岂真邪传阳明太阴耶?但散其寒,诸证即瘳;亦有略须兼顾者,必其内虚之甚,预杜邪气内陷之路也。

第九须求寒热气化之真际。六经传次,本不必根据仲景篇次也。无如前人越经传、表里传等语,说得过泥,并未靠定各经,切发其所以然。如少阳主经脉之津液,经脉灼干,即见少阳证;太阴主肠胃之津液,肠胃灼干,即见太阴证;阳明主肠胃之渣滓,渣滓燥结,即见阳明证;厥阴主筋膜之津液,筋膜枯索,即见厥阴证;少阴主下焦之气化津液,津竭气散,即见少阴证。此从热化也;从寒化者,阳气不足而下泄,寒水淫溢而上逆,总是何脏受伤,即何经见证。

第十寒化热化,各视本体之阴阳虚实。此语浅而极真。论中误汗后,有为内寒者,有为内热者;误下后,亦有内寒者,有内热者。若执过汗亡阳、过下亡阴之例,便不可通。故读者以随文生义为贵。夫六经乘虚而传,寒热随偏而化也。

第十一须知表里之说。有形层之表里,有经络之表里,有脏腑之表里,有气化之表里。

形层即前所谓皮肤、肌肉、筋骨,所谓部分也。邪在三阴之部,里而仍表,仍宜汗解;邪入三阳之经,表而已里,只有清化,即和解也。少阳半表半里,亦有数解∶以部位言,则外在经络则内连三焦也;以气化言,则表里未清,而里热已盛也,总是气化燥结之象。

与第四卷《少阳三禁》篇参看。

第十二须知手经足经,并无分别。足经部位大,邪气在表,尚在经脉之外,其气是一大片,故见足经证;邪入经脉之中,反多见手经证矣。大抵足经证见者,多在躯壳之外;手经证见者,多关脏腑之中。足证有在经者,手证绝少在经也。经者,身形之事也;脏腑者,神明气化之事也。

第十三须知三阴三阳,只是经络表里之雅名,于脏腑气血之阴阳,不相涉也。若谓邪入三阳,即为伤阳;邪入三阴,即为伤阴,则差矣。《内经》心为太阳,肝为少阳,肺为少阴,肾为太阴,脾与六腑为至阴。此以气血清浊言之,今人已不讲。其实各经各脏各腑之中,各有阴阳。此说甚长,细读《内经》,自能辨之。

第十四读书须知阙疑。论中叙证,有极简者,有极繁者,有方证不合者,有上下文义不贯者。一经设身处境,实在难以遵行,安知非错简、脱简耶?不必枉费心机,以俟将来之阅历。即如少阳、阳明合病,自下利者,黄芩汤;太阳误下,利不止者,此协热利也,承气汤。此必内有伏热,三焦肠胃秽气郁浊,颇似温病之发于伏邪者,于伤寒自利,及误下而利者,殊不合格。又太阳误下结胸,正宜兼开兼降,以宣内陷之阳,而开邪气之结,乃反用甘遂巴豆以重泄之,是以一误为不足,而又益之也。又太阳、阴明合病,自利者,葛根汤;不下利,但呕者,葛根汤半夏。既不下利,何以仍用原方?是原方只治合病,并非治下利也,前文何必特署下利字样?此类宜详思之。前人只说三阳合病,皆有下利,绝不说合病所以下利之故。此之谓半截学问。

总之,读《伤寒论》,只当涵泳白文。注家无虑数十,以予所见二十余种,皆不免穿凿附会,言似新奇,莫能见之行事。鄙见只当分作四层∶曰伤寒初起本证治法∶曰伤寒初起兼证治法;曰伤寒日久化寒,并误治化寒证治,曰伤寒日久化热,并误治化热证治。其霍乱、风湿、食复、劳复,以杂证附之。再参之陶节庵书,及各家论温热书,互相考证,庶于读书有条理,而临诊亦可有径途矣。盖经脉部位,与夫形层表里浅深之事,固不可不讲,而究不可过执也,着力仍在气化上。此书在唐以前,已非一本,其章节离合,本无深意,读者只应各就本文思量,不必牵扯上下文,积久自能融会贯通。

下载《读医随笔》 电子书打不开?

下载所有中医书籍

返回《读医随笔》书籍目录
  1. 与友条论读《伤寒论》法《读医随笔》
  2. 与医学有关的节肢动物《人体寄生虫学》
  3. 与预后有关的一些因素《康复医学》
  4. 与宿主亲缘相关性《免疫学和免疫学检验》
  5. 与袁绮香谭医《对山医话》
  6. 与心律失常有关的心电生理《物理诊断学》
  7. 与院内感染有关的因素《预防医学》
  8. 与神经组织培养技术相结合进行神经生物科学的研究《实用免疫细胞与核酸》
  9. 与月经有关的心理问题《医学心理学》
  10. 与黄我兼世兄书《寓意草》
  11. 与翟东玉求地黄《苏沈良方》
  12. 与患者沟通的技巧《医学心理学》
  13. 予表嫂小产后腹痛晕厥《孙文垣医案》
  14. 与鬼交通候《诸病源候论》
  15. 予久患腹痛忽下瘀血而痊《程杏轩医案》
  16. 与鬼交通《女科证治准绳》
  17. 予论《医学集成》
  18. 与鬼交通《证治准绳·女科》
  19. 予论《医学集成》
  20. 与超螺旋松驰有关的酶《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
  21. 予脂《证类本草》
  22. 与病机并重的条文《思考中医》
  23. 伛(yū雨)《中医词典》
  24. 与T细胞识别、粘附、活化有关的CD分子《细胞和分子免疫学》
  25. 伛偻《中医词典》
  26. 髃骨伤《中医词典》
  27. 宇陀·元丹贡布(708-833年)《中医词典》
  28. 髃骨骱失《中医词典》
  29. 宇文士及(?-642年)《中医词典》
  30. 髃骨骱《中医词典》
  31. 《中医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