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名医类案》书籍目录

(痉症诗曰∶强直反如弓,神昏似中风,痰流唇口动,螈 与痫同。)

许叔微治一人,项强筋急不可转侧,自午后发,黄昏时定,此肝肾二脏受风也。谓此必先从足起,少阴之筋,自足至项。筋者,肝之合。日中至黄昏,阳中之阴,肺也。自离至兑,阴旺阳弱之时,故《灵宝毕法》云∶离至干,肾气绝而肝气弱,肝肾二脏受邪,故发于此时。用宣州木瓜二个,取盖去瓤,没药二两,乳香二钱半,二味入木瓜缚定,饭上蒸三四次,烂研成膏。每用三钱,入生地黄汁半盏,无灰酒二盏,暖化温服,及都梁丸服之而愈。

易思兰治宗室毅斋,年五十二,素乐酒色,九月初,忽倒地,昏不知人,若中风状,目闭气粗,手足厥冷,身体强硬,牙关紧闭。有以为中风者,有以为中气中痰者,用乌药顺气散等药俱不效。有作夹阴治者,用附子理中汤,愈加痰响。五日后召易诊,六脉沉细紧滑,愈按愈有力。曰∶问此何病?曰∶寒湿相搏,痉病也。痉属膀胱,当用羌活胜湿汤主之。先用稀涎散一匕,吐痰一二碗,昏愦即醒,随进胜湿汤六剂全愈。以八味丸调理一月,精神复常。其兄宏道问曰∶病无掉眩,知非中风。然与中风、中痰、夹阴,似亦无异,何以独以痉名之?夫痉缘寒湿而成,吾宗室之家,过于浓暖有之,寒湿何由而得?易曰∶运气所为,体虚者得之。本年癸酉,戊癸化火,癸乃不及之火也。经曰∶岁火不及,寒水侮之。至季夏土气太旺,土为火子,子为母复仇,土挟制水。七月八月,主气是湿,客气是水,又从寒水之气,水方得令,不服土制,是以寒湿相搏,太阳气郁而不行,其症主脊背项强,卒难回顾,腰似折,项似拔,乃膀胱经痉病也。宏道曰∶痉缘湿而成,乌药顺气等药,行气导痰去湿者也。附子理中,去寒者也,何以不效?用胜湿汤何以速效?易曰∶识病之要,贵在认得脉体形症。用药之法,全在理会经络运气。脉症相应,药有引经,毋伐天和,必先岁气,何虑不速效耶?夫脉之六部俱沉细紧滑,沉属里,细为湿,(此句可疑,《脉诀》以濡为湿,并无以细为湿之说。)紧为寒中,又有力而滑,此寒湿有余而相搏也。若虚脉之症,但紧细而不滑。诸医以为中风,风脉当浮,今不浮而沉,且无眩掉等症,岂是中风?以为中气中痰,痰气之脉不紧,今脉紧而体强直,亦非中气中痰,故断为痉病。前用乌药附子理中汤,去寒不能去湿,去湿不能去寒,又不用引经药,何以取效?胜湿汤, 本、羌活乃太阳之主药,通利一身百节,防风、蔓荆能胜上下之湿,独活散少阴肾经之寒,寒湿既散,病有不瘳者乎?

张路玉治吴江郭邑侯公子,患柔痉。用桂枝汤六味地黄汤,咸加蝎尾,服之而愈。

朱丹溪治王秀,湿热大作,脚痛,手筋拘挛,足乏力生地当归川芎白术各二钱,苍术一钱,甘草炙三分,木通五分,煎汤下大补丸三十丸。大补丸须炒暖。

张子和治新寨马叟,年五十九,因秋欠税,官杖六十,得惊气,成风搐,已三年矣。病大发则手足颤掉,不得持物,食则令人代哺,口目张 ,唇舌嚼烂,抖擞之状,如线引傀儡。每发市人皆聚观,夜卧发热,衣被尽去。倾产求医,致破其家,而病益坚。叟之子,邑中旧小吏也,以讯张。张曰∶此病甚易治。若隆暑时,不过一涌再涌,夺则愈矣。今以秋寒,可汗之。如未已,更刺俞穴必愈。先以通圣散汗之,继服涌剂,出痰三四升,如鸡黄成块,状如汤热。叟以手颤不能自探,妻与代探,咽嗌肿伤,昏愦如醉。约一二时许,寻稍省,又下数行,立觉足轻颤减,热亦不作,足亦能走,手能巾栉,自持匙箸。未至三涌,病去如濯。病后但觉极寒,张曰∶当以食补之,久则自退。盖大疾之去,卫气未复,故宜以散风导气之药,切不可以热剂温之,恐反成他病也。按∶是症本因惊而得,尤不能无郁也。盖惊入心,受之则颠痫。今心不受,而反传之肝,而为螈 ,亦母救其子之义也。肝病则乘其所胜,于是生风生痰,怪症莫测,治以上涌下泄,乃发而兼夺之理,并行不悖。张案于此症,尤为合法。

黄如一村翁,两手搐搦,喘如曳锯,冬月不能覆被。名医张某之舞阳,道经黄如,不及用药,针其人大指后中注穴上。曰∶自肘以上皆无病,惟两手搐搦,左氏所谓风淫末疾者此也。或刺后溪,手太阳穴也,屈小指握纹尽处是穴也。

完颜氏病搐,先右臂并左足,约搐六七十数,两目直视,昏愦不识人,几月余,求治。先逐其寒痰三四升,次用导水禹功散,泄二十余行,次服通圣散辛凉之剂,不数日而瘥。

薛立斋治一妇人,素有内热月经不调,经行后四肢不能伸,卧床半载。或用风湿痰火之剂,数日而不见效。其脉浮缓,按之则滑,名曰痉症,属风寒所乘。用加味逍遥散肉桂防风,四剂顿愈。更以八珍汤,调理两月余而瘥。

一妇人素经行后期,因劳怒,四肢不能屈,名曰 症。此血虚而风热所乘,先用八珍汤钩藤柴胡渐愈。更佐以加味逍遥散,调理而痊。

一妇人素有火,忽然昏愦,螈 抽搐,善伸数欠,四肢筋挛,痰涎上升,此肺金燥甚,血液衰少而然也。用清燥汤六味汤丸兼服,寻愈。

薛立斋治一妇人,因怒,经事淋沥,半月方歇。遇怒,其经即至,甚则口噤筋挛,鼻血头痛,痰涎搐搦,瞳子上视。此肝火炽甚,以小柴胡汤熟地山栀钩藤治之,后不复发。

一妇人素阴虚,患遍身瘙痒,误服祛风之药,口噤抽搐,肝脉洪数。薛曰∶肝血为阴为水,肝气为阳为火,此乃肝经血虚火盛耳。宜助阴血,抑肝火,用四物、麦冬五味、钩藤、炙草调理而痊。

一妇人发 遗溺,自汗面赤,或时面青,饮食如故,肝脉弦紧。此肝经血燥风热,痉症也。肝经属木,其色青,入心则赤。法当滋阴血,清肝火,遂用加味逍遥散,不数剂诸症悉退而安。

许叔微云∶同官歙丞张德操,常言其内子,昔患筋挛,脚不得屈伸逾年,动则令人抱持,求医于泗水杨吉老。云∶此筋病,宜服下三方,一年而愈。春夏服养血地黄丸∶熟地、蔓荆、山萸、狗脊地肤子白术干漆蛴螬天雄车前、萆 、山药泽泻牛膝。秋服羚羊汤∶羚羊角附子独活白芍、防风、川芎。冬服乌头汤∶大乌头细辛川椒甘草秦艽、附子、官桂白芍干姜茯苓、防风、当归独活

马元仪治章氏妇,患头身振摇,手足螈 ,诸治不效。诊之,两脉浮虚兼涩。浮为气虚,涩为血伤,得忧思劳郁,阳明损甚也。盖阳明胃为气血之海,主束筋骨而利机关,若气血不充,则筋脉失养,而动惕不宁。仲景云∶发汗则动经,身为振振者,茯苓桂枝白术甘草汤主之。凡汗伤津液,犹足扰动经脉,况气血内涸乎。但彼有外邪搏饮,当涤饮散邪,俾津液四布,以滋养筋经筋脉。此属劳郁所伤,必峻补阳明,使气血内盛,以充灌周身。令服参、乳,两月而安。

立斋治一人感冒后发痉,不醒人事,磨伤膂肉三寸许一块。此膀胱经必有湿热,诊其脉果数。谓此死肉最毒,宜速去之,否则延溃良肉,多致不救。遂取之,果不知疼痛。因痉不止,疑为去肉所触。谓此风热未已,彼不听,另用乳、没之剂,愈甚。复以祛风消毒药敷贴,查春田饮以祛风凉血降火化痰之剂而愈。金工部载阳,伤寒后亦患此,甚危,亦取去死肉,以神效当归膏敷贴,以内疏黄连汤饮之。狂言愈盛,其脉愈大,更以凉膈散二剂,又以四物汤加芩、连数剂而愈。凡患疮者,责效太迫,服一二剂未应,辄改服他药,反致有误。不思病者有轻重,治有缓急,而概欲责效于二三剂之间难矣。况疮疡一症,其所来症深毒久,有形症在肌肉溃损,较之感冒无形之疾不同,安可旦夕取效?患者审之。

吴桥治程嗣思,体肥白,疡药过当,腠理皆疏,始觉汗多,久而益甚。一发则汗下如雨,厥逆反张,口噤目瞪,痰喘并作,良久气反,小便不禁,瞑不能言,旬日益深,日十数作。诸医谢去。桥至而按诸方,则曰∶经云汗多亡阳,此柔痉也,诸君失之矣。乃重用参、 ,次附、桂、芍药,次龙骨牡蛎,饮之半剂而寝。家人以为死矣,将升屋而号。桥曰∶药中病而行,得寝乃复,非死也,亟为粥汤待之。顷之,呻吟呼粥,汤少进,再剂而愈,三月而复初。(《太函集》。)

下载《续名医类案》 电子书打不开?

下载所有中医书籍

返回《续名医类案》书籍目录
  1. 《续名医类案》
  2. 《中医词典》
  3. 《续名医类案》
  4. 胫肿《中医词典》
  5. 《医述》
  6. 胫阴痈《证治准绳·疡医》
  7. 《医述》
  8. 胫阴痈《中医词典》
  9. 《杂病广要》
  10. 胫阴疽《中医词典》
  11. 《证治准绳·类方》
  12. 胫腿痛酸《广瘟疫论》
  13. 《证治准绳·杂病》
  14. 胫前动脉《人体解剖学》
  15. 《医碥》
  16. 胫毛《中医词典》
  17. 《医碥》
  18. 胫疽门主论《疡医大全》
  19. 《顾松园医镜》
  20. 胫疽《证治准绳·疡医》
  21. 《古今医案按》
  22. 胫疽《中医词典》
  23. 《古今医案按》
  24. 胫后神经痛《默克家庭诊疗手册》
  25. 《医学心悟》
  26. 胫骨《中医词典》
  27. 《保幼新编》
  28. 胫腓骨骨折《家庭医学百科-医疗康复篇》
  29. 《伤寒括要》
  30. 胫腓骨骨干骨折《骨科学》
  31. 痉(合参)《伤寒指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