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脚

《续名医类案》书籍目录

苏颂曰∶火气香港脚,最为急症。有人患此,以袋盛赤小豆,朝夕践踏辗转之,久久遂愈。(《本草纲目》∶今人多误为相思子,其实即食豆赤黯而紧小者耳。其红大者不入药。)

窦材治一人患脚痛,两 骨连腰,日夜痛不可忍,为灸涌泉穴五十壮,服金液丹,五日全愈。

一女子患香港脚,忽手足遍身拘挛疼痛,六脉沉大,乃胃气盛也。服宣风丸三十粒,泄去而愈。

张文定尝苦脚疾,无药可疗。一日游相国寺,有卖药者,得绿豆两粒,服之遂愈。(《琅琊代醉编》。)

刘敬叔云∶荥阳郑醉之,字道子,为尚书左仆射,女脚患挛癖,就王仆医。仆阳请水浇之,余浇庭中枯树既生,女脚亦瘥。(《樵书初编》。)

鄱阳周顺治一士人脚弱病,方书罗列,积药如山,而疾益甚。令屏去,但用杉木为桶濯足,及令排樟脑两股间,以脚 系足定,月余而安,健如故。南方多此疾,不可不知。(《遁斋间览》。)

叶天士治一妇人,血少气多,大便后脚痛而麻,用当归白芍白术青皮地黄川芎甘草桃仁煎服。

薛立斋治一妇,两 赤痛,寒热口苦呕吐,懒饮食,面色青黄。此肝木乘脾土,用小柴胡汤山栀升麻茯苓,二剂顿愈。又用六君子汤柴胡、山栀即愈。

一妇人饮食劳役,两 兼腿疼痛,或时寒热。薛以为脾虚湿下陷,用补中益气汤山楂茯苓半夏治之而痊。后复作,用六君汤加柴胡、山栀全愈。

一妇人经行后,寒热晡热,两腿作痛,此肝经血虚也,用加味逍遥散加山栀治之而愈。后因劳,日晡内热,或用四物、黄柏知母之类,前症益甚,更加食少作泄。薛以为元气下陷,前药复伤,先用六君子汤补骨脂二剂,调补脾胃而泻止食进。又用补中益气汤升举元气而痊。

一妇人年三十有七,早孀居,两腿骨作痛,晡热体倦,月经不调,或发寒热,数年矣。一日颈项两侧结核,两胁胀痛。此系肝经郁火而成也,先用小柴胡汤合四物,数剂肝症顿愈。又用加味逍遥散泽兰乳香没药,三十剂血症渐痊。再用加味逍遥散,药年余而安。

一孀妇两腿作痛,或用除湿化痰等药,遍身作痛而无定处。薛曰∶此血症也。不信,仍服流气饮之类而殁。

一放出宫人,年四十余,臀腿肉股作痛,晡热口干,月经不调。此系肝经血少,不能养经络而然也,宜用加味逍遥散泽兰叶,五十余剂诸症稍变。又以归脾汤兼服,二百余剂而痊。

一放出宫人,臀腿肿痛,内热晡热,恶寒体倦,咳嗽胸痞,月经过期而少。彼以为气毒流注,服清热理气之剂益甚。薛曰∶此乃肝经瘀血停留所致。盖肝经上贯膈,布胁肋循喉咙,下循 内 ,绕阴器抵少腹。主治之法,当补其所不胜,而制其所胜而已。补者脾,制者肝也。经曰虚则补之,实则泻之,此定法也。彼不信,仍服前药,遂致不起。

薛立斋治一儒者,两足发热,脚跟作痛,用六味丸四物汤麦冬五味玄参,治之而愈。后因劳役,发热恶寒,作渴烦躁,用当归补血汤而安。

一妇人下体肿痛,用人参败毒散苍术黄柏威灵仙,痛减。又以四物汤苍术、黄柏、防风红花泽泻而安。

一人足热口干,吐痰头晕,服四物汤加黄连、黄柏,饮食即减,痰热益甚。用十全大补汤麦冬、五味、山药、山萸而愈。

吴孚先治褚仁甫,病足肿,虚弱无力,颇能食。医与二妙散米仁木瓜牛膝防风之类,愈服愈惫。此脾虚湿热下陷,法当补脾升举,误用下行之剂,故愈下陷也。凡诊是症,须审右寸不数,并能食否?如数又不能食,则是痿症,宜清肺热,不可不知。(即痿不可作痹治是也。)

张路玉治褚廷嘉,患香港脚痼疾,恒服肾气丸不彻。六七年来宿患,恳除之,乃汇取术附、桂附、 附、参附等法,兼采八风散菊花鳖甲汤鳖甲贝齿羚羊犀角风引汤独活防己竹沥汤姜汁竹沥为丸,共襄祛风逐湿之功,服后必蒸蒸汗出,不终剂而数年之症顿愈。

沈汝楫子,夏月两膝胫至脚痛极,僵挺不能屈者十余日,或用敷治之法不效。其脉软大而数,令拭去敷药,与当归拈痛汤二剂,汗出而愈。

陆养愚治邵完吾,左臀尖肿痛,引至膝 ,行动不便,坐卧亦艰,治疗半年无效,肌肉尽削。诊之,沉弱似缓,按之迟迟,两尺沉数,曰∶此由元气虚弱,寒湿乘之,胃气不升,阴火伏慝于下,当壮元升阳,导湿清热,则痛自止。用补中益气汤加苍术、黄柏、猪苓泽泻,桂、附少许,十剂其痛顿释。后去桂、附,五苓倍人参、归身,月余肌肉渐生。

张三锡治一人,素有香港脚,每发则引腰痛,不可俯仰。其人雄饮,明是湿热,脉濡而数,投拈痛汤,八帖渐减。遂以捉虎丹酒下二丸,空心服。凡三服,腿腕出黑汗,不再发。

陈三农治一人,热从脚起入腹,视其形体实,作湿郁热成之疾治之,以潜行散牛膝防己,丸服之而即愈。

一妇积劳,病两足如火烧,即恶寒壮热,头痛眩晕,齿痛齿浮,安卧片时少减,日二三发。此气血俱虚,虚火妄动所致,以十全大补汤加五味,四剂而愈。

朱丹溪治一妇人,脚疼怕冷,夜剧日轻,用生地白芍、归尾各五钱,炒黄柏、黄芩白术五分,四帖,水煎带热服。

一妇人脚叉骨痛,用苍术、白术、陈皮、白芍各三钱,木通二钱,甘草五分,二服,送大补丸五十粒。

儒者章立之,左股作痛,用清热渗湿之药,色赤肿胀,痛连腰胁,腿足无力。此足三阴虚,用补中益气、六味地黄,两月余元气渐复,诸症渐退。喜其慎疾,年许而痊。

府庠钟之英两腿生疮,色黯,如钱似癣者三四,痒痛相循,脓水淋漓,晡热内热,口干面黧。此肾虚之症,用加味六味丸,数日而愈。此症若用祛风散毒之剂,以致误人多矣。

一男子素遗精,脚跟作痛,口干作渴,大便干燥,午后热甚,用补中益气加白芍、元参及六味丸而愈。

周都宪两腿作痛,形体清 ,肝脉弦数。都属有余之症,用龙胆泻肝汤治之愈。

一妇人两腿作痛,不能伸展,脉弦紧,按之则涩,先以五积散二剂,痛少止,又一剂而止。更以神应养真而能屈伸。

一男子腿痛,每痛则痰盛,或作嘈杂,脉滑而数,以二陈汤升麻、二术、泽泻、羌活南星,治之而安。

一男子素有香港脚,胁下作痛,发热,头晕呕吐,腿痹不仁,服消毒护心等药不应。左关脉紧,右关脉弦,此亦是香港脚也,以半夏杜经汤治之而愈。

一男子脚软肿痛,发热饮冷,大小便秘,右关脉数,乃是阳明经湿热流注也。以大黄左经汤治之而愈。

一男子 胫兼踝脚皆 痛,治以加味败毒而愈。

一男子两腿肿痛,脉滑而缓,此湿痰所致也。先以五苓散加苍术、黄柏,二剂少愈。更以二陈、二术、槟榔紫苏羌活独活、牛膝、黄柏而瘥。夫湿痰之症,必先以行气利湿健中为主。若气和则痰自消,而湿亦无所容矣。

一妇人两腿作痛,脉涩而数。此血虚兼湿热,先以苍术、黄柏、知母龙胆草、茯苓、防风、防己、羌活,数剂肿痛渐愈。又以四物汤加二术、黄柏、牛膝、木瓜,月余而愈。

一妇人脚胫肿痛,发寒热,脉浮数。此三阳经湿热下注为患,尚在表,用加味败毒散治之不应,乃瘀血凝结,药不能及也。于患处砭去瘀血,乃用前药二剂顿退,以当归拈痛汤四剂而愈。杨大受云∶香港脚是为壅疾,治法宜宣通之,使气不能成壅也。壅既成而甚者,砭去恶血,而去其重热。经云蓄则肿热,砭泄之后,以药治之。

一妇人两腿痛,遇寒则筋挛,脉弦而紧。此寒邪之症,以五积散对四物汤,数剂痛止。更以四物汤加木瓜、牛膝、枳壳,数月余而愈。

一男子腿肿筋挛,不能动履,以交加散二剂而愈。

一妇人患腿痛,不能伸屈,遇风寒痛益甚,诸药不应,甚苦,先用活络丹一丸顿退,又服而瘳。次年复痛,仍服一丸顿退大半。更以独活寄生汤,四剂而愈。

一男子素有香港脚,又患附骨疽作痛,服活络丹一丸,二症并瘥。上舍俞鲁用素有疝不能愈,因患腿痛,亦用一丸,不惟腿患有效,而疝亦得愈矣。夫病深伏在内,非此药莫能通达。但近代始有此药引风入骨,如油入面之说,故后人多不肯服。大抵有是病,宜用是药,岂可泥于此乎?

一男素有腿痛,饮酒过伤,痛益甚,倦怠脉弱,以六君子汤山楂神曲、苍术、芎、归、升、柴而愈。

一老人素善饮,腿常疼痛,脉洪而缓,先以当归拈痛饮,候湿热少退,后用六君子汤加苍术、黄柏、泽泻,治之而痊。

一男子每饮食稍过,胸膈痞闷,或吞酸,两腿作痛,用导引丸,二服顿愈。更以六君子汤加神曲麦芽、苍术,二十余剂遂不复作。河间云∶若饮食自倍,脾胃乃伤,则胃气不能施行,脾气不能自布,故下流乘其肝胃之虚,以致足肿。加之房事不节,阳虚阴盛,遂成香港脚。亦有内伤饮食,脾胃之气有亏,不能上升,则下注为香港脚者,宜用东垣开结导引丸,开导引水,运化脾气。如脾虚湿气壅遏,通致面目发肿,或痛者,宜用导滞通经汤,以疏导之。

一妇人患腿兼足胫弯挛痛,服发散药愈甚,尺脉弦紧,此肝肾虚弱,风湿内侵也。以独活寄生汤治之,痛止,更以神应养真丹而弗挛矣。

王执中旧有香港脚疾,遇春则足稍肿,夏中尤甚,至冬渐消。偶夏间根据《素问注》所说,三里穴之所在,以温针微刺之,翌日肿消,其神效有如此者。缪刺且尔,况于灸乎?有此疾者,不可不知。(《千金》谓香港脚宜针、灸、药三者并用。史载之谓不许其灸。《指迷方》云∶若觉闷热,不得灸之。)

凡灸香港脚,三里、绝骨为要,而以爱护为第一。王旧有此疾,不履湿则数岁不作,若履湿则频作。自后尝忌履湿,凡有水湿,不敢着鞋践之,或立润地亦不敢久,须频移足而后无患,此亦爱护之第二义也。有达官久患香港脚,多服八味丸愈。亦以香港脚冲心,惟此药能治。

有人旧患脚弱,且瘦削,后灸三里、绝骨,而脚如故。益知王君针灸图所谓绝骨治脚疾神效,信然也。同官以脚肿灸承山一穴,疮即干,一穴数月不愈,不晓所谓,亦将摄失宜耶?是未可知也。

王执中母氏常久病,夏中脚忽肿,旧传夏不理足,不敢着艾。谩以针置火中令热,于三里穴刺之微见血,凡数次其肿如去。执中素患脚痛肿,见此奇效,亦以火针刺之,翌日肿亦消,后常灸。凡治此当先三里,而后之阳跷等穴也。

王执中患香港脚,趾缝烂,每以茶末掺之愈。他日复肿而烂,用茶末不效,渐肿至脚背上。以为香港脚使然,窃忧之,策仗而后敢行。偶卖药僧者见之云∶可取床荐下尘掺之。如其言而愈。此物不值一钱,而能愈可忧之疾,其可忽哉。

一人筋动于足大趾,渐渐上来至大腿,近腰结了。奉养且浓,因酒食作此,是热伤血。四物汤加酒黄芩红花、苍术、南星愈。(宜是丹溪。)

忠州太守陈逢浓传云∶渠前知坊州回署中取凉食瓜,至秋忽然右腰腿痛,连及膝胫,曲折不能适,经月右脚艰于举动,凡治腰脚药服之无效。儿子云安刊曹偶在商然助教处,得养肾散方服之,才一服,移刻举身麻痹,不数刻间,脚遂屈伸,再一服即康宁。又坊州监酒某,年几四十,虚损,两脚不能行步,试与此药,初进二钱,大腿麻木,遂能起立。再服二钱,大小趾KT 皆麻,迤逦可能行,三服驰走如旧。太室居士得此方,干道己丑岁在鄂州都幕府曰∶宋判院审言久病,脚膝缓弱,不能行步。传之数日来谢,此疾经年,无药不服,得方次日即合,二服见效,五服良愈,今有力能拜起矣。后数日又云∶因浴遍身去薄皮如糊,肌骨遂莹,其效如神。其方用全蝎半两,天麻三钱,苍术一两去黑皮,草乌头二钱去皮、脚,生用,黑附子二钱炮,去皮脐,上为细末,拌匀。如肾气,豆淋酒调一大钱,豆用黑大豆,能除去脚筋骨疼痛,其效如神。药气所至,麻痹少时,须臾疾随药气顿愈。

金山长老于张显学甘露寺斋会上说此方,渠旧患香港脚,曾于天台一僧处传方,用木瓜、蒸艾,服之渐安。从来往金山,日日登陟,脚更轻快。又一堂众处得此方,合服颇觉轻健胜前。方云∶破故纸,炒;舶上茴香,酒浸一宿,炒;葫芦巴,炒;牛膝酒浸一宿;肉苁蓉,酒浸一宿;川续断,拣净生用;杜仲,去粗皮,姜汁制一昼夜,炒令丝断黄色用,各四两,同为细末。上用艾四两,去枝梗称,以大木瓜四个,切作合子,去尽瓤,以艾实之,用麻线扎定,蒸三次,烂研,和药为丸如梧桐子大。每服五七十丸,温酒盐汤食后服。

申屠府判传,香港脚流注,四肢手指肿痛,不可屈伸,四物汤去地黄,加附子,入姜煎服如常法,遇疾作时,服之必愈。

是斋云∶香港脚上攻,流注四肢,结成肿核不散,赤热 痛,及治一切肿痛,用甘遂为细末,以水调敷肿处,又浓煎甘草一服,服之其肿痛即散。二物本相反,须两人买,各处安顿,切不可相和。清流厅子韩咏苦此,一服病去七八,再服而愈。云得之牛马牙人,医者之意,正取其相反。故以甘遂敷其外,而以甘草引于内,所以取效,如磁石引针之义也。(并《集成》。)

立斋治余举人第及,年二十,腿膝肿痛,不能伸屈,服托里药反甚,以人参败毒散槟榔、木瓜、柴胡、紫苏、苍术、黄柏而愈。

黄锦芳治李某香港脚,痛不可以着手,烧热异常,且阴囊燥裂,痒不可当,左手脉极弦极数,右手稍逊,饮食如故,但不时悬饥,夜则烦躁不宁,二便不甚疏通。此内火发动,而外为风邪所郁也。不可用辛燥追风逐湿之药,宜大泻肝胆,则脚痛自定。用泻青汤投之,取其内有胆草等泻厥阴之火,防风除外受之风,大黄除肠胃内闭之热,一服而减,再服便通而愈。令服六味丸,滋阴以善其后。

雷作楫脏体素寒,兼又嗜酒,以致少阴真火藉酒上游,而脚底反无火护,一遇寒袭,即不能点地。乾隆甲申春,因脚筋掣痛,或令服老贯草,致脚痛不能动。黄视之,其脚冷而暖,要用热手紧按方定,饮食不入,时吐冷涎,取姜汁炒半夏,重加桂、附、仙茅乳香没药杜仲续断等药,大剂煎服而愈。

王洪绪治鹤膝方,用新鲜白芷,酒煎成膏,每日以陈酒送服,再取三钱涂患处,至消乃止。或内服阳和汤,外以白芥子为粉,酒酿调涂亦自消。

下载《续名医类案》 电子书打不开?

下载所有中医书籍

返回《续名医类案》书籍目录
  1. 香港脚《续名医类案》
  2. 香港脚《医学传灯》
  3. 香港脚《杂病广要》
  4. 香港脚《推求师意》
  5. 香港脚《张氏医通》
  6. 香港脚《杂病治例》
  7. 香港脚《证治准绳·类方》
  8. 香港脚《千金翼方》
  9. 香港脚《证治准绳·女科》
  10. 香港脚《千金翼方》
  11. 香港脚《证治准绳·杂病》
  12. 香附子《本草择要纲目》
  13. 香港脚《寿世保元》
  14. 香附子《冯氏锦囊秘录》
  15. 香港脚《普济方·针灸》
  16. 香附子《本草蒙筌》
  17. 香港脚《医碥》
  18. 香附子《汤液本草》
  19. 香港脚《医碥》
  20. 香附芎茶《茶饮保健》
  21. 香港脚《医学正传》
  22. 香附散《是斋百一选方》
  23. 香港脚《张聿青医案》
  24. 香附散《三因极一病证方论》
  25. 香港脚《济阴纲目》
  26. 香附米《本草求真》
  27. 香港脚《万病回春》
  28. 香附地榆茶《茶饮保健》
  29. 香港脚《顾松园医镜》
  30. 香附等耗气种子方不可服辨《胎产指南》
  31. 香港脚《古今医案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