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病所属

《推拿抉微》书籍目录

唐容川曰∶属者统属也。知其所属,则纲领既得,而其条目可例求矣。

经云∶诸风掉眩,皆属于肝。

唐容川曰∶肝为风脏,凡风病皆属于肝。诸风谓中风伤风惊风疠风之类,所赅之症多矣。掉谓转动,凡猝倒惊痫抽掣摇战之类皆是。肝主筋,此皆筋之为病也。眩是昏晕,凡昏花妄见,头目旋转皆是肝开窍于目。故有此病也,西医谓目眩惑昏花,痉痫抽掣,皆脑气筋为病。谓目系通脑,故昏眩;脑气用力太过,则肉缩伸抽掣。究问脑气何故病此,则西医茫然。岂知肝脉通于脑,开窍于目而主筋。凡西医所谓脑气,皆肝脉所司。而脉筋所以致病,则又肝风所致也。故凡眩掉,皆属于风。而诸风为病,总属之肝。

径云∶诸寒收引,皆属于肾。

唐容川曰∶肾司寒气,故凡寒证,皆属之肾。肾又主骨,肾阳四达,则骨体舒展。举动轻便。若肢骨拘急而收曲,或 缓而引长,皆骨不为用也。须知拘收引 ,与抽掣缩短者不同,一是寒证,一是风证。

涂蔚生曰∶肾有二枝,生于第十四脊椎下,左右各一枝,中以油膜相连,名曰肾系。肾系穿过之中间脊椎,名曰命门。蒸发阳气,敷布周身。然此火不自蒸发,必得肾阴之助,而后始能蒸发。盖一阳生于二阴之下,成为坎中满之象也。亦犹火车之设置汽柜,必先设置火池水锅,而后火煎其水,汽入于柜,能以任重致远也。若吾人之火旺水盛,则有此健壮水火,即有此强盛之元气,充溢周身,自无寒缩之症。盖其由肾系而生出胁下之板油,少腹之网油,中焦之膜油,上焦之膈膜,周身之腠理,无不以此水火充足,光辉四映也。常见胖人怕热,以其水足火旺,元气宽裕,网膜之油汁充足也。又常见瘦人怕冷,以其水亏火耗,真阳化生过少,而网膜之油汁缺欠也。然过于亏损,又见其孤阳无根据,发生潮热骨蒸等症也。至于肾水充足,肾火衰败,纯属肾阳之虚,而恶寒者,此则不过十分之一二耳。然任其所好,过食生冷,或曾患热证,过服寒凉,亦足减其真阳之势也。世之所谓小儿为纯阳之体者,纯属谬误之谈。

经云∶诸气 郁,皆属于肺。

唐容川曰∶五脏六腑之气,无不总统于肺,以肺为气之总管也。故凡治气,皆当治肺。肺主皮毛, 是气之乖于皮毛者 , 也。《说文》谓形恶,如紫癜班瘤黑痣 鼻之类。西医谓毛孔下有油核,其管直通皮肤。若面生黑刺,即管塞之故,此即《内经》 之说也。郁是气遏于内,不得舒发也。见病如气逆痰滞血结便闭之类,是气之乖于腹内者。郁与畅反,肺气不畅,故郁,宜散降之。

经云∶诸湿肿满,皆属于脾。

唐容川曰∶肿在皮肤四肢,满在腹内胀塞,皆湿气壅滞,水下不行,停走于膈膜中也。然湿症尚不止此,故曰诸湿。或头目昏沉,或疟暑泄痢,或周身痹痛,或痰饮 癖,皆属脾土不制水所致。盖脾生油膜之上,膜是三焦主水道,油是脾之物,油不沾水;此脾所以利水也。若脾之油失其令,则湿乃得藏匿,故治湿责之于脾。

涂蔚生曰∶查容川之少阴少阳补论,曾言肾合三焦,三焦根于肾系,谓上中下之三焦油膜,全由先天肾脏所司。

至此而容川言膜是三焦主水道,油是脾之物,得勿有相背谬者乎?曰∶人之未生,是以先天生后天,人之既生,是以后天生先天。脾土生于油膜之上,是火生土,先天生后天之义也。水遇油而滑利者,是土克水之义也。五行互相为生,亦互相为克,脾土虽生于油膜之上,油膜是肾系所发,而膜之所以能致有油,油汁充足,光辉明亮者,则由于脾胃健壮,饮食增进。是脾肾二者,得勿二而一,一而二乎。

经云∶诸疮痛痒皆属于心。

唐容川曰∶此言诸疮,或血分凝结,阻滞其气,气与血争则痛。血虚生热,兼动风气,风火相煽则痒。皆属心经血分为病,治宜和血。又凡病不干血分,皆不发痛,故痞膨肿等,均不痛。凡是腹痛,盖无不关于血分,故皆属心。

经云∶诸热瞀 ,皆属于心。

唐容川曰∶诸热谓发热恶热瘟暑等症,瞀谓眼目昏花,黑眼见鬼等症, 谓筋不得伸,抽掣等症,皆属于火者。

盖诸热是火伤气分,火克肺金也。瞀是心神扰惑,视物昏乱。火属心,心藏火,扰其神故瞀。 是肝筋为火所灼,无血养筋,故缩扯。 与 缓不收有异,当辨之。

经云∶诸厥固泻,皆属于下。

唐容川曰∶厥谓四肢逆冷,固谓腹中瘕积,如寒症之类,泻谓下痢不止。皆属于下者,谓属于下焦肾经也。

肾阳不能四达则厥,肾阳不能上升则泻,肾阳不能化气则固结。故皆属于下,宜温之也。

涂蔚生曰∶容川解此节厥固泻三症,谓皆属于下焦肾阳虚寒,是未免得半失半。盖有肾阳不能四达之虚寒厥症,亦有肾火遏伏内闭之实热厥证也。有肾阳不能化气之虚寒固症,亦有肾火亢烈血结之实热固症也。有肾阳不能上升之虚寒泻症,亦有肾火盛旺阴虚之实热泻症也。若遇厥固泻等症,概谓虚寒,一味温补,未免误事不少。

经云∶诸痿喘呕,皆属于上。

唐容川曰∶痿有两症,一是肺痿,肺叶焦举,不能通调津液,则为虚劳咳嗽。一是足痿,胫枯不能行走,则足痿,然未有足痿而不发于肺者。益肺主津液,由阳明而下润宗筋,足乃能行。肺之津液不行,则宗筋失养。故足痿虽见于下,而亦属之上焦也。喘属肺之呼不利,呕属胃之饮食,气逆肺胃,均属上焦。上焦属阳,多病火逆,宜清之也。

涂蔚生曰∶容川之痿发论,分脉痿津痿治之。而此处解痿,只有肺痿足痿二者,似相歧异。然查其痿之所成,不外于津液干枯。药之所治,不离乎滋阴潜阳。是二而一也。至其所谓喘属肺之呼不利,则未免失于精当。盖喘有虚实二者。虚者由于下元亏损,化生之气短少,而肺无所充裕也。治之之法,宜补其气以定喘。经曰∶损其肺者益其气,即此义也。实者化气太甚,而肺部壅塞也。治之之法,宜降其气以定喘。经曰∶高者抑之,即此义也。若夫虚实之夹寒夹热,则又在乎医者随症以为加减也。至其所谓呕属胃之饮食,亦是一间未妥。盖呕亦有虚实二种,其虚而夹热者,则由于膈气空虚,热欲侵入胃阳也,治宜清补。其实而夹寒者,则由膈气滞塞,寒欲侵入胃中也,治宜温暖。如欲尽治喘呕之能事,宜参观后之喘呕条。

经云∶诸禁鼓栗,如丧神守,皆属于火。

唐容川曰∶禁谓口齿禁切,噤口痢痉病口噤之类。鼓栗谓鼓战栗,如疟疾手足摇战之类。如丧神守,谓谵语、百合病、恍惚不安之类。盖热极反寒之象,火扰心神之征,皆宜治其火也。

经云∶诸痉项强,皆属于湿。

唐容川曰∶寒湿则筋脉凝,热湿则筋脉胀,故皆能发痉与项强之症。

经云∶诸逆冲上,皆属于火。

唐容川曰∶诸逆谓吐咳呛呕等症。凡是冲脉气逆,头目咽喉胸中受病,均系心肝之火,挟冲脉上逆也,宜抑之。

涂蔚生曰∶此证务宜查其形色,热确与否。因咳吐呛呕等症,尚有虚寒之一种症治也。富家之儿,以其溺爱过甚,衣被过浓,每易发生此症。而即得此症之后,复自信参 可以治吐咳,姜夏可以治呛呕。冒然与之,卒至愈治愈剧,死于非命,是何愚之甚也。

经云∶诸胀腹大,皆属于火。

唐容川曰∶诸胀谓腹内胀满,腹大谓单腹胀。此证是肝不疏泻,则小便不利,水停为胀。脾不运化,则单腹胀。

皆属于热者,属于肝木乘脾也。然此与上节火字有别。火属血分,热属气分,热则气分之水多壅,故主胀大。

经云∶诸躁狂越,皆属于火。

唐容川曰∶躁谓烦躁,狂谓颠狂,越谓升高逾垣。凡此皆三焦与胃火太盛,而血气勃发也。

经云∶诸暴强直,皆属于风。

唐容川曰∶强直僵仆倒地,暴者猝然发作。风性迅速,故能暴发。凡风均属之肝。肝属筋脉,风中筋脉,不能引动,则强直矣。风者阳动而阴应之矣,故风具阴阳两性。中风之阴,则为寒风;中风之阳,则为热风。无论寒热,均有强直之证,宜细辨之。

经云∶诸病有声,按之如鼓,皆属于热。

唐容川曰∶此与肠鸣不同。肠鸣则转气功痛下泄,属水渍入肠,发为洞泻,是寒非热也。此有声乃在人皮黑膜内,连网油膜之中。凡人身连网油膜,均是三焦,乃相火之府,行水之道路也。水火相激,往往发声,但其声绵绵,与雷鸣切痛者有异。按之亦能作声,又拒手,如按鼓皮。以其在皮膜间,故按之如鼓。是三焦之火,与水为仇,故曰皆属于热。盖三焦为行气之府,气多则能鼓吹其膜中之管,使之有声。如西洋象皮人,搦之则出声是矣。

经云∶诸病跗肿,疼酸惊骇,皆属于火。

唐容川曰∶跗,足背。凡足肿皆发于厥阴阳明两经。阳明之脉,行足背;厥阴之脉、起足大指丛毛内踝。肝木生热,壅阻胃经之湿,则循经下注,而发足肿,极酸痛也。酸字颇有实义。西医云,凡香港脚必胃中先酿酸水,继而尿中有蛋白形,尿亦发酸,乃发香港脚肿病。但西医未言所以致酸,与因酸致肿之故。惟《内经》理可互证。经云∶肝木在味为酸。盖木能生火,木能克土,土不化水,火又蒸之,则变酸味,是酸者湿与热合化之味也。羹汤夏月过夜则酸,湿遇热也,冬月则否,有湿则无热也。知酸所以致疼肿,而香港脚可治也。又凡乍惊乍骇,皆是肝经木郁火发,魂不藏之故,是以属于火。

经云∶诸转反戾、水液混浊,皆属于热。

唐容川曰∶转者左右扭掉也。反者角弓反张也。戾如犬出户下,其身曲戾,即阳明痉病,头曲至膝也。水液浑浊,小便不清也。转在侧、属少阳经。反在后,属太阳经。戾在前,属阳明经。水道在膜膈中,属三焦经。皆属于热。是水液混浊,固属三焦之热,而诸转反戾,亦多同属三焦矣。三焦网膜,西人谓之连网,由内连外,包裹赤肉,两头生筋,以贯赤肉,筋连于骨节,故利曲伸。观此则知转反戾,是筋所牵引,实则网膜伸缩使然,故《内经》与水液同论,以见皆属三焦网膜中之热也。西医乃谓抽掣痉等,发于脑筋,不免求深反浅,故西人无治之之术也。

涂蔚生曰∶三焦网膜之热,固能使筋所牵引,以致诸转反戾。然养筋者血也,使血不致为热所灼而干枯,则热又何至烁筋而牵引。是治此病之初,只宜清热。而见有外症者,亦须解外。迨至三五日后,宜兼养血,以顾其本。

小儿此症颇多,最宜审慎。切不可以其反戾诸状,疑为俗谓天吊诸惊,乱投惊风之药,以致夭札。

经云∶诸病水液,澄澈清冷,皆属于寒。

唐容川曰∶下为小便,上为涎唾,其道路总在三焦膈膜之中。无论何证,但据水液有澄澈清冷之状,即是三焦火虚之候,故曰皆属于寒。

经云∶诸呕吐酸,暴注下迫,皆属于热。

唐容川曰∶呕谓干呕,是火逆也。吐有寒症,吐酸则无寒症。暴注下迫,里急后重,逼塞不得畅,俗名痢症,皆属于热者,属于肝经之热也。肝火上逆,则呕吐酸;肝火下注,则痢下迫。因肝欲疏泄,肺欲收敛,金木不和,故欲泄不得。且痢多发于秋,金克木也。

涂蔚生曰∶暴注下迫,似宜分作两条。暴注者便系溏稀之物,勃然下泻,热甚汹猛,毫无艰难阻止之状也。

下迫者便系脓血之物,情急欲出,至下而滞,壅遏塞止之状也。一则由肝火之发,一则由于金性之收。然非内有积热,皆不至此。不过暴注之色,多系深黄黑色,或者一种赤血水耳。

唐容川曰∶病机百出,未能尽录。但举其凡,以例其余。

下载《推拿抉微》 电子书打不开?

下载所有中医书籍

返回《推拿抉微》书籍目录
  1. 诸病所属《推拿抉微》
  2. 诸病死证《景岳全书》
  3. 诸病所属《中西汇通医经精义》
  4. 诸病死脉《脉确》
  5. 诸病通用药《新修本草》
  6. 诸病水液《中医词典》
  7. 诸病宜忌之脉《诊家正眼》
  8. 诸病求源论《冯氏锦囊秘录》
  9. 诸病以肥瘦决难治易治篇《形色外诊简摩》
  10. 诸病患闻药即吐者《奇效简便良方》
  11. 诸病以昼夜静剧辨阴阳气血篇《形色外诊简摩》
  12. 诸病胕肿《中医词典》
  13. 诸病应忌药总例《药症忌宜》
  14. 诸痹统论《圣济总录》
  15. 诸病应用方《幼科释谜》
  16. 诸痹门《古今名医汇粹》
  17. 诸病应用方《幼科释谜》
  18. 诸痹《灵素节注类编》
  19. 诸病有声《中医词典》
  20. 诸痹《医学纲目》
  21. 诸病在阴在阳并用针药论《普济方·针灸》
  22. 诸暴强直《中医词典》
  23. 诸病主药《万病回春》
  24. 诸般癣疮《经验丹方汇编》
  25. 诸不治病《小儿卫生总微论方》
  26. 诸般伤损《备急千金要方》
  27. 诸部经络发明《类经图翼》
  28. 诸般色泽纹证论《小儿卫生总微论方》
  29. 诸部经穴次序《类经图翼》
  30. 诸般气痛《医学纲目》
  31. 诸草有毒《证类本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