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疑难杂说下

《洗冤集录》书籍目录

有检验被杀尸在路旁,始疑盗者杀之,及点检沿身衣物俱在,遍身镰刀砍伤十余处。检官曰∶盗只欲人死取财,今物在伤多,非冤雠而何?遂屏左右,呼其妻问曰∶“汝夫自来与甚人有冤雠最深?”应曰∶“夫自来与人无冤雠,只近日有某甲来做债,不得,曾有克期之言,然非冤雠深者。”检官默识其居。遂多差人,分头告示侧近居民∶“各家所有镰刀尽底将来,只今呈验;如有隐藏,必是杀人贼,当行根勘。”俄而,居民 到镰刀七八十张,令布列地上。时方盛暑,内镰刀一张,蝇子飞集。检官指此镰刀问为谁者,忽有一人承当,乃是做债克期之人,就擒。讯问犹不伏,检官指刀令自看∶“众人镰刀无蝇子,今汝杀人,血腥气犹在,蝇子集聚,岂可隐耶?”左右环视者,失声叹服;而杀人者,叩首服罪。

昔有深池中溺死人,经久,事属大家因仇事发。体究官见皮肉尽无,惟髑髅、骸骨尚在,累委官不肯验。上司督责至数人,独一官员承当。即行就地检骨,先点检见得其它并无痕迹。乃取髑髅净洗,将净(热)汤瓶细细斟汤,灌从脑门穴入,看有无细泥沙屑自鼻窍中出,以此定是与不是生前溺水身死。盖生前落水,则因鼻息取气,吸入沙土,死后则无。

广右有凶徒,谋死小童行,而夺其所 。发觉距行凶日已远,囚已招伏∶“打夺就推入水中。”尉司打捞,已得尸于下流,肉已溃尽,仅留骸骨,不可辨验,终未免疑其假合,未敢处断。后因阅案卷,见初检体究官缴到血属所供,称其弟原是龟胸而矮小。遂差官覆验,其胸果然,方敢定刑。

南方之民,每有小小争竞,便自尽其命,而谋赖人者多矣。先以榉树皮罨成痕损,死后如他物所伤。何以验之?但看其痕里面须深墨色,四边青赤,散成一痕,而无虚肿者,即是生前以榉树皮罨成也。盖人生即血脉流行,与榉相扶而成痕;(若以手按着,痕损处虚肿,即非榉皮所罨也)若死后以榉皮罨者,即苦无散远青赤色,只微有黑色,而按之不紧硬者,其痕为死后罨之也。盖人死后血脉不行,致榉不能施其效。更在审详原情,尸首痕损那边长短,能合他物大小,临时裁之,必无疏误。

凡有死尸肥壮,无痕损,不黄瘦,不得作病患死。又有尸首无痕损,只是黄瘦,亦不得据所见只作病患死检了。切须仔细验定因何致死,唯此等检验最误人也。

凡疑难检验,及两争之家稍有势力,须选惯熟仵作人、有行止畏谨守分贴司,并随马行,饮食水火,令人监之,少休以待其来。不如是,则私请行矣。假使验得甚实,吏或受赂,其事亦变。官吏获罪犹庶几,变动事情,枉致人命,事实重焉。

应检验死人,诸处伤损并无,不是病状,难为定验者,先须勒下骨肉次第等人状讫,然后剃除死人发髻,恐生前被人将刃物钉入囟门或脑中,杀害性命。

被残害死者,须检齿、舌、耳、鼻内,或手足、指甲中,有签刺算害之类。

凡检验尸首,指定作被打后服毒身死,及被打后自缢身死、被打后投水身死之类,最须见得亲切,方可如此申上。世间多有打死人后,以药灌入口中,诬以自服毒(药)〔者〕;亦有死后用绳吊起,假作生前自缢者;亦有死后推入水中,假作自投水者。一有差互,利害不小。今须仔细点检死人在身伤痕,如果不是要害致命去处,其自缢、投水及自服毒皆有可凭实迹,方可保明。

下载《洗冤集录》 电子书打不开?

下载所有中医书籍

返回《洗冤集录》书籍目录
  1. 疑难杂说下《洗冤集录》
  2. 疑难杂说上《洗冤集录》
  3. 彝汉族慢性胃炎和消化性溃疡患者幽门螺杆菌的感染《中国幽门螺杆菌研究》
  4. 疑难篇读法《圆运动的古中医学》
  5. 彝医学《中国医学通史》
  6. 疑难各章《圆运动的古中医学》
  7. 《中医词典》
  8. 疑及感染引起的疾病《默克家庭诊疗手册》
  9. 乙、肾《思考中医》
  10. 疑惑(养生余录 上)《古今医统大全》
  11. 乙、心包《思考中医》
  12. 疑病综合征《神经精神疾病诊断学》
  13. 乙胺丁醇《药理学》
  14. 疑病症《默克家庭诊疗手册》
  15. 乙胺嘧啶《药理学》
  16. 疑病、诈病脉论《三指禅》
  17. 乙胺嘧啶中毒《医院药学》
  18. 颐颐《中医词典》
  19. 乙胺嗪《药理学》
  20. 颐生《卫生易简方》
  21. 乙丑岁图《圣济总录》
  22. 颐疽《续名医类案》
  23. 乙醇超声波还原法《实用免疫细胞与核酸》
  24. 颐发门主论《疡医大全》
  25. 乙醇在肝内的代谢及乙醇性肝损伤《临床生物化学》
  26. 颐发门主方《疡医大全》
  27. 乙庚化金《中医词典》
  28. 颐发《万氏秘传外科心法》
  29. 乙癸同源《中医词典》
  30. 颐发《外科启玄》
  31. 乙癸同源论《冯氏锦囊秘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