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玉屏子椿官治效并后不治之验

《仿寓意草》书籍目录

龚玉屏子椿官体本瘦弱,十六岁自在扬管店务当事亦太早,忽受暑而归,发热头眩,倦怠少气,心烦渴饮,天柱倾欹欲倒。予用人参白虎汤,其家以时症用参为疑,予曰:先天气弱,暑又伤气,脉象数而甚虚,非参不可,且必佳参,汝等不信,多请先生斟酌当可决疑。再三敦嘱而去。是时天气炎热,病症甚多,予至晚回家,则其叔守园坐等已久,予一见即问曰:尔侄服药何如。曰,尚未。问何以不服?曰:君教我多请先生斟酌,我连请七人矣。问伊等云何?曰:止钱觐扬先生欲改用党参,徐寿东先生以为君当不错,其余皆以为不可用参。内有焦医尤以为不可,曰时邪用参,如吃红矾,入腹必死,众言如此,不得不疑,而寒家素服君药,无有不效,又不敢服他人之药,特再候教。予曰:予只道此法平常,医者当无不解,今若此更何言。但令侄今日不服此药,明日即不救。子速回府,制药与服,倘有不测,予当偿命。送至门又嘱曰:予愿偿命,君或不肯,此方参一钱,银三十两,倘有不测,予当罚出。君纵不要,听凭散与穷苦,予决不食言。若不服至不救,其责在子。次日大早往视,已一药而愈矣。嗟乎!医道之不明也,竟至于是耶。经云热伤气,又云壮火食气,盛夏酷热,烁石流金,未有不伤气分者,故治之必顾气分。孙真人生脉散、东垣清暑益气汤、丹溪十味香藿饮,皆人人共见之方,未有不用参者。至人参白虎汤,乃《金匮》中暍门专主之方,《金匮》乃医圣仲景之书,是不足法,更何法也。且夫椿官之症,乃中暑,非时邪也。时邪者,春当暖反凉,夏当热反寒,秋当凉反暖,冬当寒反温,为四时不正之气,感而病者谓之时邪。至风、寒、暑、湿、燥、火,此六气者应时而至,本天地之正气,人或不慎感之,而病直谓之中寒中暑而已,不得混谓时邪也。今椿官当暑,中暑而混指为时邪,症且不知,何竟谤予之用药哉!论椿官之虚弱,清暑益气可用,因其大渴欲饮,恐黄芪、二术过于温补而燥,故用人参白虎。予本细心斟酌,尚几为若辈所误。椿官幸免矣,而当世之冤魂何可胜数哉!喻西昌曰:医至今日,生民之厄运也。诚哉是言也。

椿官二十一岁自常贩布回家,自称有恙,延予诊治,时十二月初一也。其症外似洒浙怯寒,内则烦躁觉热,舌赤无苔,溲带白浊,脉来洪数无伦,按之空象。谓之曰:子始回家,一路恐微有外感,而又亏虚,攻补俱有未便,迟数日再诊可也。因密告其叔曰:令侄此症真不治矣。奈何其叔曰:伊起居如常,饮食尚好,何至不治。予曰:子原难解,俟至春来,予言自验。予昔年受滂不辞因能治也,今知不治,断不敢缠手招谤而受怨也。后屡请,予坚辞,且遇伊家亲友,遍告以椿官复病予并未一诊,恐将来受谤也。伊家只得另延他医,初云无妨,继则无效而加重,屡更皆然。至次年正年十八日溘然长逝矣。予往唁,其祖母泣谓予曰:子真神仙,何一见而知其不治也。予曰:予幸立意不诊,今乃以为神仙,否则今将为府上之仇仇矣。后有他医虚心问故,予曰:此不难知也。冬见夏脉,书称不治。伊脉洪数无伦,在夏脉尚为太过,而见于冬令闭藏之日,且又无根肾水告竭,肝火独旺,木生于水,无水之木何以应春气之发生乎?如树木然,当冬令闭藏莫能定其生死,至春则生者生,而死者死,人身一小天地,肝木应乎春气,根本既拔,故知其死于春也。然予虽以先见之,故脱然无累,而与龚玉屏实一人交也。伊乔梓二人,予皆能治其前而不能治其后,每念及此,心犹恻然。

下载《仿寓意草》 电子书打不开?

下载所有中医书籍

返回《仿寓意草》书籍目录
  1. 龚玉屏子椿官治效并后不治之验《仿寓意草》
  2. 龚玉屏治效并后不治之验《仿寓意草》
  3. 龚云林论七表八里总归四脉《疡医大全》
  4. 龚颜德孕痈方《妇人大全良方》
  5. 龚赵氏常服调理方《知医必辨》
  6. 龚西崖兄咳血《程杏轩医案》
  7. 巩堤丸(加减巩堤丸)《目经大成》
  8. 龚廷贤《中医词典》
  9. 巩膜色调异常《眼科学》
  10. 龚庆宣《中医词典》
  11. 巩膜炎《默克家庭诊疗手册》
  12. 龚居中《中医词典》
  13. 巩膜炎《眼科学》
  14. 龚定国《中医词典》
  15. 汞粉法《幼幼新书》
  16. 龚璧《中医词典》
  17. 汞中毒《预防医学》
  18. 龚倍《中医词典》
  19. 汞中毒的急救《现代院外急救手册》
  20. 龚暗斋观察令媳瘵证《程杏轩医案》
  21. 拱背升腿功《减肥新法与技巧》
  22. 恭论《医学集成》
  23. 拱辰丹《是斋百一选方》
  24. 恭论《医学集成》
  25. 拱兴《外科正宗》
  26. 恭论《医学集成》
  27. 共轭二烯烃的化学性质《医用化学》
  28. 宫詹吴少翁患痢赤白兼下里急后重(有发明)《孙文垣医案》
  29. 共轭二烯烃的结构《医用化学》
  30. 宫外孕《家庭医学百科-医疗康复篇》
  31. 共轭酸碱的强弱《医用化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