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十五)

《证治准绳·疡医》书籍目录

〔薛〕 仲景先生治伤寒,有汗、吐、下三法;东垣先生治疮疡,有疏通、托里、和荣卫三法,用之得宜,厥疾瘳矣。假如疮疡肿硬木闷,烦热便秘,脉沉而实,其邪在内,当先疏其内以下之。 肿作痛,便利调和,脉浮而洪,其邪在表,当先托其里以汗之。《元戎》云∶荣卫充满,抑遏而为者,当泄之以夺盛热之气;荣卫虚弱,壅滞而为痈者,当补之以接虚怯之气。又东垣先生云∶疮疡虽面赤伏热,不得攻里,里虚则下利。仲景先生云∶疮家虽身体疼痛,不可发汗,汗之则发痉。苟不详审,妄为汗下,以致血气亏损,毒反延陷。少壮者难以溃敛,老弱者多致不救。

〔东垣〕 疮疡及诸病面赤,虽伏火热,禁不得攻里,为阳气怫郁,邪气在经,宜发表以去之,故曰火郁则发之。虽大便数日不见,宜多攻其表,以发散阳气,少加润燥药以润之,如见风脉风证,只用发表风药,便可以通利大便,若只干燥秘涩,尤宜润之,慎不可下也,九窍不利,皆不可下,疮疡郁冒,俗呼昏迷是也,慎不可下,汗之则愈。

〔丹溪〕 《精要》云∶大黄治痈疽之要药,以其宣热拔毒。又云∶疮,始作,皆须以大黄等汤,极转利之,且排日不废。继又自言,患痈疽者,每有泄泻,皆是恶候,此是不能无疑者也?借曰,前用大黄,恐因病体实,而大腑秘结,有积热沉瘤之积者发也,止可破结导滞,推令转动而已,岂可谓极转利之,而且排日不废乎!若下利之后,又与利药,恐非防微杜渐之意。疮之始作,即《周礼》肿疡之时也,肿在肌肉,若非大满大实坚之证,自当行仲景发表之法,借五香汤为例,散之于外,何必遽以峻下之药,以夺其里,自取其祸乎。

《精要》云∶大凡痈疽不可舍五香汤,此又不能无言者也,开卷便于第一论中详言之。

吾不知良甫之时,有许多大腑坚秘,病气郁塞,若是之顽浓,可以骤散而大下者?若果有之,亦当开陈时之先后,证之可否,庶乎后人不敢孟浪杀人也。或曰∶痈疽用大黄,走泄以去毒,自孙真人行《千金方》已言之矣,良甫祖述其说,何吾子病之深也?曰∶大黄除诸实热,而性峻急,孙以盛行奇术于公卿间,时在晚宋,民不知兵,交游于富贵之家,肉食之辈,固皆捷效,今良甫不分贫富、苦乐、劳逸,一概用之,宁无孟浪之患乎!况有房劳而虚者,忧怒而虚者,极意贪求而虚者,强力动劳而虚者,大醉过饱而虚者,皆因气弱而涩,血少而浊,生疽固是难治之病,若大腑秘而稍安谷食,肯守戒律,甘心澹味者,犹为可治,但费补工夫耳。苟因旬日、半月,大便秘实,不知其气不降也,便以为实而行大黄,些少寒热,不知其血气不和也,便以为有外感而行表散,如此害人甚速。

仲景云∶疮家虽身疼痛,不可发汗,汗之则痉。(发汗为大汗出,非谓诸托里之药,轻轻表散也。)

〔丹〕 排脓内补十宣散,若用之于些少痈疽与冬月,尽可助内托之功,若于冬月肿疡用之,亦可转重就轻,移深为浅,若溃疡与夏月用之,其桂朴之温散,佐以防风白芷,吾恐虽有参 ,难为倚仗。比见世人用此方者,不分痈疽冬夏,无经络无先后,如盲人骑瞎马,半夜临深池危哉!又云∶内补十宣散,泻卫燥血药太多,止可用于轻小证候,虚之甚者,恐难倚仗。

《精要》云∶内托散一日至三日之内,进十数服,治毒瓦斯攻冲脏腑,名护心散,此方专为服丹石而发疽者,若不因丹石而发,恐非必用之剂,若夫年老者,病深者,证备者,体重者,绿豆虽补,将有不胜重任之患矣。

〔丹〕 夫外施敷贴,正与发表之意同。经曰∶发表不远热。大凡气得热则散,冷则敛。向见郑经历,性嗜酒与煎爆,年五十余,忽春末夏初,在额丝竹空穴,涌出一角,长短大小,如鸡距稍坚。求予治。予曰∶此非膏粱所致而何?宜断浓味,先解食毒。针灸以开泄壅滞,未易治也,此少阳经所过,气多血少者。郑以惮烦,召他医以大黄、朴硝、脑子等,冷药罨之。一夕,豁开如酱蚶,径三寸,一二日后,血自蚶中溅出,高数尺而死。此冷药外逼,热郁不得发,宜其发之暴如此也。李世英∶疽不热不痛属阴,切不可用冷药敷贴,恐逼毒瓦斯入内。

〔薛〕 《内经》云∶五脏不和,九窍不通,六腑不和,留结为痈。又云∶形伤痛,气伤肿。此则脏腑不和,疮发于外也明矣。涂贴寒凉,岂能调和脏腑,宣通气血耶!设使肿痛热渴,脉滑数而有力属纯阳,宜内用济阴丹,外用益阳散,则热毒自解,瘀滞自散。

若似肿非肿,似痛非痛,似溃不溃,似赤不赤,脉洪数而无力,属半阳半阴,宜内用冲和汤,外用阴阳散,则气血自和,瘀滞自消。若微肿微痛,或色黯不痛,或坚硬不溃,脉洪大按之微细软弱,属纯阴,宜内服回阳汤,外敷抑阴散,则脾胃自健,阳气自回。丹溪先生云∶敷贴之剂,应酬轻小热证耳,若不辨其阴证、阳证之所由分,而妄敷寒凉之剂,迷塞腠理,凝滞气血,毒反内攻,而肉反死矣。况运气得寒而不健,瘀血得寒而不散,瘀肉得寒而不溃,新肉得寒而不生,治者审焉。

蜞针法∶谓开门放毒以为要捷,恐可施于轻小证候耳。愚谓蜞之所吮,止肤间恶血,若积毒于脏腑者,徒竭之于外,而不及于里,恐未为得。往见张兄之子,甫二岁,遍身赤疹如霞片,予向见其母久病 ,谓毒热在血所成者。张曰∶谁不因母血所成,何谓毒热之血?予曰∶其母虽 ,食肉如平时,肉性热与宿痰之热相搏,非毒欤?张不之信,自取五六大蜞,吮其血,疹顿消,乳食起居如旧,予曰∶非其治也,未可以为喜!张怒,越二三日,大发热而暴死,非竭之于外,血去而气不能独居乎。

薛氏论,见前内消条。

〔薛〕 用药之法如执权衡,当察病势轻重,邪蓄表里,疮毒肿溃,元气虚实,若不详究其因,率尔投治,实实虚虚,七恶之祸,不能免矣,治者审之。 吴庠,盛原博,掌后患疔,红丝至腕,恶寒发热,势属表证,与夺命丹一服,红丝顿消,又用和解之剂,大势已退,彼别服败毒药,发热口干,红丝仍见,脉浮大而虚,此气血受伤而然,以补中益气汤主之而愈。盖夺命败毒性尤猛烈,疮邪已散而复用之,是诛伐太过,失《内经》之旨矣。 一儒者,元气素弱,予补其气血出脓而愈,后因劳役疮痕作痒,乃别服败毒药一剂,以致口噤舌强,手足搐溺,痰涎上涌,自汗不止,此气血伤而发痉也,用十全大补加附子一钱,灌服而苏。 一男子患疔,服夺命丹,汗不止而疮不痛,热不止而便不利,此汗多亡阳,毒瓦斯盛而真气伤矣。用参 、归术、芍药防风五味二剂,诸证悉愈,惟以小便不利为忧。予曰∶汗出不宜利小便,汗既止阳气复而自利矣。仍用前药去防风,加麦门,倍用当归、黄 四剂,便行疮溃而愈。

东垣曰∶疮疡食肉,乃自弃也。疮疡乃营气而作,今反补之,自弃何异,虽用药治,不能愈也。《精要》曰∶羊、鸡、牛、鹅、鱼、面,煎爆炒炙,酒等味,犯之必发热,用栀子黄芩汤最效。丹溪曰∶栀芩、苦参犀角,佐辅人参,固可解食毒之热,若寒月与虚人,宁无加减乎!《内经》谓,膏粱之变,足生大疔,此言疮疽之因也,禁戒浓味,恐其引起宿火之热,此诚富贵豢养口腹者,所当谨。若素贫者大不然矣。予治一人,背痈径尺,穴深而黑,家贫得此,急作参 归术膏,多肉馄饨与之而安,多肉馄饨,补气之有益者也。

下载《证治准绳·疡医》 电子书打不开?

下载所有中医书籍

返回《证治准绳·疡医》书籍目录
  1. 禁忌《证治准绳·疡医》
  2. 禁忌《张氏医通》
  3. 禁忌《证治准绳·疡医》
  4. 禁忌《证治准绳·幼科》
  5. 禁忌《痧疹辑要》
  6. 禁忌《证治准绳·幼科》
  7. 禁忌《幼科种痘心法要旨》
  8. 禁忌《证治准绳·幼科》
  9. 禁忌株突变《医学免疫学》
  10. 禁忌《证治准绳·幼科》
  11. 禁戒寒凉《扁鹊心书》
  12. 禁忌《疡医大全》
  13. 禁金疮《千金翼方》
  14. 禁忌《冯氏锦囊秘录》
  15. 禁经上《千金翼方》
  16. 禁忌《医宗金鉴》
  17. 禁精汤《备急千金要方》
  18. 禁忌《异授眼科》
  19. 禁灸穴《中医词典》
  20. 禁忌《麻疹备要方论》
  21. 禁灸穴《续名医类案》
  22. 禁忌《景岳全书》
  23. 禁灸穴《医学入门》
  24. 禁忌《圣济总录》
  25. 禁灸穴(一首)《医经国小》
  26. 禁极虚《黄帝内经太素》
  27. 禁灸穴歌《针灸大成》
  28. 禁喉痹《千金翼方》
  29. 禁灸穴歌《医宗金鉴》
  30. 禁鬼客忏气《千金翼方》
  31. 禁灸穴歌《类经图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