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消

《证治准绳·疡医》书籍目录

精要柞木饮

柞木叶(四两半) 干荷叶(中心蒂) 干萱草根 甘草地榆(各一两)

上细锉。每服半两,水二碗,煎一碗,分作二服,早晚各一服。未成者自消,溃者自干。其荷蒂去恶血,萱根下水,解毒,利胸膈,柞木有芒刺,能驱逐,地榆主下焦血病。

轻小证候或可倚仗。

车螯散

车螯(一两, 通赤。《本草》云∶车螯消酒毒) 生甘草(二钱半) 轻粉(五分)

为细末。每服四钱,浓煎,栝蒌酒调,五更服。转下恶物为度,未知再用,效在五香之上。(《本草》云∶车螯,大蛤也。一名蜃。)

又方

车螯(四个,黄泥固济,火 赤,出火毒一宿) 栝蒌(一枚,去皮,瓦上炒香) 灯心(三十茎)甘草节(五分)

上为粗末。作一服,酒二盏,煎一盏,去渣,入蜜一大匙和匀。每用酒八分盏,车螯末二钱,腻粉少许,调匀,空心温服。取下恶物、黄涎为效。

内消散疽,结硬疼痛。

人参(去芦) 瞿麦 白蔹升麻 当归(微炒) 黄芩 防风 黄 (锉) 沉香 甘草(生,锉,各一两) 赤小豆(煮熟,一合)

为细末。每服二钱,不拘时,温酒调服。

丹溪云∶车螯散,一以轻粉为佐,一以灯心为佐,其散肿消毒下积,安详稳重,轻小症候,可以倚仗。

化毒为水内托散 凡患痈疽发背,对口恶疔疮乳花百种,无名无头歹疮,此药能令内消去毒,化为黑水从小便出,万不失一。此方不可秘藏,不可轻视,宝之宝之。

乳香 穿山甲 白芨 知母 贝母 半夏 金银花 皂角刺花粉(各一钱)

上 咀。用无灰酒一碗,煎半碗,去渣,作一服,温进。不宜加减,将渣捣烂,加秋过芙蓉叶细末一两,以蜜水润,过一宿自消,不必用第二服。忌发物大效。

仙方活命饮(又名真人活命饮) 治一切疮疡,未成脓者内消,已成脓者即溃,又止痛、消毒之圣药也。

滴乳香(研) 防风 白芷 贝母 赤芍药 当归明没药(研) 皂角刺(炒) 天花粉甘草节 穿山甲(炮,各一钱) 陈皮银花(各三钱)

在背俞,皂角刺为君。在腹募,白芷为君。在胸次,加栝蒌仁(二钱)。在四肢,金银花为君。如疔疮,加紫河车草根(三钱,如无亦可。)

上为粗末,大者四两,小者二两,作一剂。无灰酒十茶盅,疮小五茶盅,入有嘴瓶内,以浓纸封口,勿令泄气,煎至三大盅,去渣,作三次服,接连不断,随疮上下服,能饮酒者,服药后再饮三五杯。此药并无酒气,不动脏腑,不伤气血,忌酸、薄酒、铁器。服后侧睡,觉痛定回生,神功浩大,不可臆度。

洁古保安汤 治疮托里,或已成者,速溃。

栝蒌(新者一枚,去皮,火焙) 没药(通明者,一钱,研) 金银花 甘草 生姜(各半两)

上为细末,用好无灰酒三升,于银石器内煎至一升。分作三盏,三次饮尽,病微者,只一服。如服托里药不能发散,又作疮者用此。

《苇航纪谈》云∶户部尚书沈洗,为人仁浓,一兵卒患背疽,乞假,亲为合药治之,时旱蝗,当致齐园丘,犹丁宁料理,药内用酒恐市酤不中用,自取酒入药,服之即愈。其法∶用栝蒌子一枚,乳香没药各一钱,甘草三钱,用醇酒九盏,临服嚼没药一块,饮此酒极妙。

秘方托里散 治一应疮毒,始终常服,不致内陷。

栝蒌(大者一枚,杵) 当归(酒拌) 黄 (盐水拌,炒) 甘草 白芍药(各一两半) 皂角刺(炒) 金银花 天花熟地黄(用生者,酒拌入瓷器,蒸半日,四味各一两)

用无灰酒五茶盅,和药五两,入瓷器内,浓纸封口,再用油纸重封,置汤锅内煮,用盖覆之,煮至药香,取出分服,直至疮愈。

〔薛〕 按∶此方药品平易,消毒之功甚大。且不动脏腑,不伤气血,不问阴阳肿溃,屡用屡效,诚仙方也。常治发背、脑疽势盛者,更隔蒜灸。若脉沉实,大小便秘者,先用疏通而后用此,其功甚捷。若大毒已退不作脓,或不溃者,用托里,溃而不敛及脓清,用峻补。

秘方拔毒散 治一切痈疽肿毒,其功不可尽述。

乳香 没药 穿山甲(炮) 当归 木鳖子(各一钱) 栝蒌实(八钱) 甘草(炙,五分)忍冬藤(二钱) 牙皂角(炒,七分) 大黄(生熟,各一钱半) 连翘(一钱) 贝母(七分)

作一剂。用酒、水各一盅,煎至一盅。食前服。

按∶此方攻毒、止痛、化脓之良剂也,屡用屡验。若有脓或已溃者,大黄不可用,恐泄其真气,则脓者难溃,溃者难敛也。亦有脓虽溃,脉仍洪数,或沉实喜冷者,火邪尚在,又所宜用。

归 汤 治痈疽无头,但肿痛。

黄 当归 栝蒌 甘草 皂角刺 金银花(各一钱)

上 咀。水一盅半,煎八分,去滓,入乳香酒,再煎服。

又方贝母 穿山甲 天花粉上为末,每服三钱,水二盅,煎半盅,一日四服,其毒自在大小便下矣。可与前方合为一帖。

破毒无比散

猪牙皂角,去皮如法,醋炙焦黄,为末。每服半钱,加穿山甲全者,看患人证在何处,就取此处甲,用以蛤粉炒为末,一钱,与皂角末相和,温酒调下,症在上食后服,在下食前服,神效。

消毒散 治一切无名肿毒、疮

贝母一味,去心切细,一半生晒,一半微炒,和匀为末。病在上食后服,病在下食前服,酒调一二钱。

一男子,肩患毒,肿硬作痛,恶症迭见,用白矾末三钱糊丸,以葱头七茎,煎汤调下,肿痛悉退,再服诸症亦退,更以仙方活命饮二剂出水而消。此秘方名千金化毒汤,本矾末葱汤调服,因末难服,故易为丸,一方士,治疮疽不问肿溃,先用此药三二服,后用消毒药甚效,常治刍荛之人,用此即退,不用托里药亦愈。盖止热毒为患,血气不亏故也。若金石毒药发疽者,尤效,盖矾又能解金石之毒也。一方,用矾末五钱,朱砂五分,热酒下亦效,此药托里固内,止泻解毒,排脓不动脏腑,不伤气血,有益无损,其药易得,其功甚大,偏僻之处,不可不知。此方或虫犬所伤,溶化热涂患处,更以热酒调末服,皆效。

荣卫返魂汤(又名通顺散;又名何首乌散。)

何首乌(不犯铁) 当归 木通(去皮尖) 赤芍药(炒) 白芷(不见火) 香(炒)土乌药(炒) 陈枳壳(麸炒,若恶心,加姜汁炒) 甘草

上方止此九味各等分,水、酒汤使,随证用之,水酒相半亦可。惟流注独活,每服四钱。病在上食后服,病在下食前服。

此一药,流注、痈疽、发背、伤折,非此不能效。至于救坏病,活死肌,弥患于未萌之前,拔根于既愈之后,中间君臣佐使,如四时五行,更相迭旺,真神仙妙剂,随证加减,其效无穷。何则?此药大能顺气匀血故也。夫气阳也,血阴也。阳动则阴随,气运则血行。阳滞则阴凝,气弱则血死。血死则肌死,肌死则病未有不死者矣!必调其阳,和其阴,然后气血匀,二者不可偏废。只调阳不和阴,则气耗而血凝,肌必不活,如五香连翘之类是已。只和阴不调阳,则血旺而气弱,疾必再作,如内补十宣之类是已。然二药亦须参用,不可执一为妙。此药扶植胃本,不伤元气,荡涤邪秽,自然顺通,不生变证,真仙剂也。用法列之于下。

一发背既久不愈,乃前医用凉药过也。凉药内伤其脾,外冰其血。脾主肌肉,脾既受伤,饮食必减,颜色痿瘁,肌肉不生。血为脉络,血一受冰,则气不旺,肌肉糜烂。故必理脾,脾健肉自生。宜于此方中去木通,少用当归,倍加浓朴陈皮,盛则用家传对金饮子,又盛则加白豆蔻之类为妙。一凡治流注,可加独活。流注者,气血凝滞,故气流而滞,则血注而凝。加此药者,可以动荡一身血脉,血脉既动,岂复有流注乎。一流注起于伤寒,伤寒表未尽,余毒流于四肢,经络涩于所滞,而后为流注也。如病尚有潮热,则里有寒邪未尽散,此方中可加升麻苏叶。如服此而热不退,可加干葛。如有头疼,加川芎,并用姜水煎。如无潮热,可用水、酒相半煎。酒,大能行血生气故也,气生血行,病愈可必。然流注须表者,何也?所以推其因,究其源,不忘病之根本也。寒邪既尽,表之太过,则为冷流注,尤为难治,故宜略表为妙,表后第二节,宜服温平之药,乃十宣、内补是已。如不效,第三节宜加附子,或服四柱散,数服即止,温药亦不可多用,恐增痛苦,反成脓血不干。第四节仍归本方收效,然表未尽则余毒附骨而为骨痈。夫流注者,伤寒之余毒、骨痈者,又流注之败证也。流注非伤寒之罪,乃医者表之未尽也。骨痈非流注之过,又庸医凉药之过也。庸医无识,心盲志聋,妄称明见,虽知为骨痈,而治之无法,又复投之凉药,烈之毒刃,则毒瓦斯滞,凉药触铁器,则愈附骨而不能愈矣。不然,则人之骨何以有痈?骨而成痈,非药所治,故名附骨疽,又名白虎、飞尸。留连周期,展转数岁,冷毒朽骨,出尽自愈,其不愈者,至于终身有之,此皆失于初也。其骨腐者,多为副骨,犹或可痊,正骨腐则终身废疾。故脓白而清者,碎骨初脱,肉深难取,脓黄而浓者,碎骨将出,肉浅可取,宜以利刀取之,详在后章,此不过治骨痈之概耳。又有病经数月,伤于刀刃,羸弱拳挛,咳嗽脓血,坏肉阴烂者,此皆冷极,阳弱阴盛,不可以唾红为热,宜以好附子,加减治之。又有毒自手脚头面而起,疼痛遍身,上至颈项经络,所系去处,如疡 贯珠者,此为风湿流气之证,宜以加减小续命汤,及独活寄生汤,与此方参错用之。又有两膝痛起,以至遍身骨节皆痛,妇人类血风,男子类软风,此名风湿痹,又名历节。宜以附子八物汤加减用之。又有痈肿在项腋、两乳旁,两胯软肉处,名为痈,此冷证无热,宜以内补十宣散与此方参用。小儿不可轻用附子,恐生惊痫,切不可更犯针刀,薄血无脓, 肉难合,宜以温热药,贴散内消。倘犯针刀,生 肉,亦以此药收功。倘用药微疼,略有惊痫,宜用全蝎观音散加减用之,惊定药如故事。又有小儿,亦患宿痰失道者,痈肿见于颈项、臂膊、胸背等处,是为冷极,全在热药敷贴之功(留口),病须再作为佳,治法见后。又有流注,大如匏瓠、覆碗,见于胸背,其证类发而甚峻。

用药之后,情势一有微动,既非发矣,宜以内补、十宣与此方随证通变用之,可以内消。

大抵诸证皆原于冷,故为痛者骨痛也,骨者肾之余,肾虚则骨冷,骨冷所以痛,所谓骨疽皆起肾者,亦以其根于此也,故补肾必须大附子,方能作效。肾实则骨有生气,疽不附骨矣,凡用药不可执一,贵乎通变。凡痈疽初萌,必气血凝滞所成,为日既久,则血积于所滞,而后盛作,故病患气血盛者,此方中减当归。多则生血发于他所,再结痈肿,生生不绝,斯乃秘传,医者少知也。一凡痈疽生痰,有二证,一胃寒生痰,此方中加半夏,健脾化痰;二热郁而成风痰,此方中加桔梗以化咽膈之痰,并用生姜和水酒煎。一凡脑发、背发在上者,此方中可去木通,恐导虚下元,为上盛下虚之病,难于用药。老人虚弱者,尤宜去之。一凡病患有泻者,不可便用此方,宜先用止泻药。(白矾生用为末,溶开,黄蜡为丸,为饮下,三十丸。)俟泻止方用此药。盖人身以血气为主,病痈之人,气血潮聚一处为脓,若脏腑不固,必元气泄而血愈寒难愈,此药大能顺气故也。大抵气顺则血行,气耗则血寒,气寒则血死,血死则肌肉不生,投之热药,则肌肉无元气,不足以当之,徒增苦投之凉药,则无是理,是方虽仙授,要在用之得当,不然,则有刻舟之患矣。

至于流注,又不可一概论也。若凉药耗散,元气虚败,有用三建取效者,其疾多缘于冷故也,尤当审其脉,辨其证,的出于冷,然后用之,亦不可过,过亦有害,但阳脉回,肿处红活,骨有生气,寒气不能相附为疽,即归功本方以取效,此万全妙法。一此药丸、散、未,皆可水酒汤使,临时裁度用之,贵人加木香为衣,病者,有热痰咳嗽,(富)沉香,(贫)苏叶汤皆可下,丸用蜜剂。一此方非但治痈疽、发背、伤折,至于男子、妇人疝气,血气,皆可用,屡获效矣。有一妇人,患气疾五年,发时只是块痛呕逆,水浆不下,一发便欲死,用此药为丸,木香汤下,一服呕止,再服气顺,疾遂愈。一凡伤折,皆不脱此方,但加减有差,详见伤折类中。如寻常打破伤损,或伤心胞,并皆治之。在头上则去木通、枳壳,加川芎、陈皮。常用加丁皮、苏叶能活血;加破故纸五灵脂能破宿血。水煎熟,用浓酒一盏,侵入候再沸,却人大黄末,空心服之,如通顺,药只四服,先二服中入大黄,后二服不必用,只是催发便下。如不通,只枳壳汤一向催。如若不通,即不可治。不可坐视人死而不知也,补血、十宣散之类。一凡伤折,常用此方,可去木通,名何首乌散,盖首乌能扶血故也。如刀刃伤,有潮热、面肿、气喘,乃破伤风证,可服索血散葛根汤数服,姜葱煎发散,或败毒散三四服。外用敷贴药,根据法治之,无不愈者矣。一经年腰痛,加萆 、玄胡索以酒煎服。一香港脚,加槟榔木瓜、穿山甲水煎服之。一宿痰失道,非惟人不识,自仙授以来,惟予一派知之。人身有痰,润滑一身,犹鱼之有涎,然痰居胃中,不动则无病,动则百病生,或喘、或咳、或呕、或晕、头痛、睛疼、遍身拘急、骨节痹疼,皆外来新益之痰,乃血气败浊凝结而成也。何则?脏腑气逆,郁结生痰,当汗不汗,蓄积生痰,饮食过伤,津液不行,聚而生痰。其常道,则自胃脘达肺脘而出;其失道,自胃脘,而流散于肌肉、皮毛之间。脾主肌肉,肺主皮毛,故凡胸背、头项、腋胯、腰腿、手足结聚肿硬,或痛,或不痛,按之无血潮,虽或有微红,亦淡薄不热,坚如石,破之无脓,或有薄血,或清水,或如乳汁,又有坏肉如破絮,又或如瘰 ,在皮肉之间,如鸡卵浮浴于水中,可移动,软活不硬,破之亦无脓血,针口 肉突出,惟觉咽喉痰实结塞,作寒作热,即皆其证,急于此方中加南星、半夏等药,以治其内,外用玉龙热药,以拔其毒,便成脓破为良,其轻无脓者,必自内消,如热极痰壅,则用控涎丹。(紫大戟甘遂白芥子,等分为末,米糊为丸。)如遍身肿硬,块大如杯盂,生于喉项要处者,尤为难治。夫血气和畅,自无他病,气行不顺,血化为痰,痰复失道,则血气衰败,不能为脓,但能为肿硬,理必然也。此证阳少阴多,随证用药,回阳生气,补血、控涎外,则用敷法作起,一身气血,引散冷块,万一肿不消,不作痛,不为热,体气实,无他证,肉块与好肉无异,此又一证也,切不可轻用针刀自戕。如草医曾用针灸,阴烂其肉,或用毒药点脱,使人憎寒壮热,法当通顺其气血,于此方中加升麻,以除其寒邪,用敛口结痂之药,以安之,使为赘而已。万一病自作臭秽糜烂,不免动刀,则有妙剂可以代刀,不可轻泄。(即白矾、枯,朴硝二味,为末敷之。)一肚肠内痈,宜服十宣散与此方相间用之,并加忍冬藤,此药最治内痈,但当审其虚实,或通或补,补须用附子,通则用大黄,如不明虚实,则此方亦自能通顺,十宣自能内补,可无他变。至于肺痈初觉,饮食有碍,胸膈微痛,即是此证,急须察脉,审其虚实,虚则用此方加附子,相出入用之;若稍再作,即用十宣散内补之即自消散。实则用此方,加大黄略通之,使毒瓦斯下宣为妙,盖肺与大肠相表里故也。如内痈已成,宜以海上方与此方,加减参用之。喘咳脓血者,肺痈也。大便有脓自脐出者,肚痈也。忍冬藤、甘草节,煮酒妙。

龙虎交加散 治发背痈疽,发脑、发鬓、发髭,又治脑虚头晕,风湿之症。

制药法∶南木香(锉碎,用纸垫锅焙干,研为细末) 罂粟壳(去顶穣筋,锉、焙干,为细末) 甘草(用湿纸裹煨,焙干,为细末) 吴白芷(面裹煨,去面焙干,为细末) 川芎(湿纸裹煨,焙干,为细末)

上件药末,各另包收,看疮加减用之。

加减法∶若疮势红肿热大,先服如神托里散一帖,卧、盖取微汗;如红晕大,肿高,疮头有似碎米大白脓点者,可进交加散一帖,用木香(四分), 罂粟壳(二钱二分) 甘草(六分) 白芷(一钱四分) 川芎(一钱半) 共为一帖。用水七分,生白酒三分,共一碗,用银器煎八分,如无银器,新瓷器亦好,不用铜、铁旧器。于炭火旁,先滚五七滚,用细绢水湿,扭干,滤去渣,食后服,以干盐菜压之;渣敷疮四围,用禳绢帕包之。如恶心呕吐,即服护心散一帖止呕,次服前药。若胸腹膨满,或大小便闭涩,可服当归连翘散一帖,行五七次,用温米粥汤补正。如疮已成溃脓,不寒不热,止是烂开疼痛,木香(三分) 甘草(六钱) 川芎(一钱半) 白芷(一钱四分) 粟壳(二钱) 水五分,酒五分,合煎八分服。若红晕白者好也,仍红其疮不退。若紫黑稍可,如红晕不退,每日于晚进药一帖,吃交加散四五帖,可服当归连翘散一帖。要行,加大黄。只有热,腹不胀,不用大黄。如疮患要将好,腐肉不脱,可用针刺破皮,令随脓出,将水红花根煎汤洗之,用生肌散掺上,每日洗一次,根据此法无不效。

有蛆者难治。最忌酸、辣、酱、面、发气,并生冷之物。

护心散 治证见前交加散。

甘草(炙,一钱) 绿豆粉(炒,二钱) 朱砂(研、水飞,过,一钱)

上为细末。作一服,白汤调下。

当归连翘散 治证同前。

当归 连翘 栀子芍药 金银藤(各一两) 黄芩(五钱)

上 咀。每服五钱,用水二盏,煎至七分,空心温服,要行,加大黄二钱,待药熟,入大黄煎一二沸,去渣服。

如神托里散 治发背等疮初起,又治疔疮,并一切肿毒,及发散伤寒。

苍耳兔耳草根(又名一枝箭) 金银藤(用花亦可) 五味子根(各等分)

上 咀。每服五钱,用生白酒二盏,煎至七分,去渣,服卧,盖取微汗,渣再煎。

生肌散

水红花叶上为细末。先用水红花根锉碎,煎汤,洗净。却用叶末撒疮上,每日洗一次,撒一次。

前锋正将 治一切痈疽,不问发肩发背,作 疼痛,其效如神。

荆芥 薄荷蜈蚣 老公须 天花粉 菇荑菇片 败荷心 川白芷 猪牙皂角(切、炒) 赤芍药(以上各等分) 淮乌(大者一个,煨) 红内消(倍其数) 甘草(每十五文,入一文,喜甜加用)

上为末。每服二钱,薄荷、茶清调下,欲快利用酒调服效。若服经日未见效,恐是凉药涩血,可加当归、羌活。如热重,雄黄酒调。乳痈,加萱草根研汁调。其余候只用酒下不饮,麦门冬去心煎汤亦可,但较缓耳。

引兵先锋 凡用内消,先用此药。退潮、止渴、解热以升麻葛根汤,表散后,服此。

木通 瞿麦 荆芥 薄荷 白芷 天花粉 甘草 赤芍麦门冬(去心) 生干地黄山栀子 车前子 连翘(各等分)

上锉,每服二钱,灯心、生地黄煎。热潮,加淡竹叶煎,温服。上膈食前,下膈空心。老人气虚者,宜加当归、羌活

加味十奇散 主内护。治痈发已成,未成服内消。三五日不效,或年四十以上,气血衰弱,成者速溃,未成者速散,服至疮口合而止。内能固济去旧生新,又名固垒元帅

当归(酒浸) 桂心(不见火) 人参 土芎 香白芷 防风(去芦) 桔梗 浓朴(去粗皮,姜汁炒) 甘草(五文) 乳香 没药(并别研)

上件药,各等分,研为末,每服二钱,酒调日三服,病愈而止。不饮者,麦门冬去心煎汤,或木香汤

一方 治背痈、附骨疽、乳痈,及一切痈肿。未成脓者,发散极效。

槐花(一两,炒焦色) 胡桃(十个,新鲜不油者, 火煨熟,去壳)

上二味,入砂盆内,研烂如泥,热酒调,和渣温服,如能饮酒人,多饮愈效,醉后而痈肿散矣。

治痈疽发背,及一切疖毒等证如神。

签草(其叶长如牛舌,其气如猪臭者) 小蓟根 五爪龙(即五藤) 生大蒜上四物各等分,细研。用酒和匀,滤去渣。服一碗,得大汗通身而愈。

上方 治诸般痈肿,神效。

新掘天门冬(一味,约三五两)

上洗净,入砂盆内研烂,以好酒荡起,滤去渣,顿服。未效再服。一二服必愈。

下载《证治准绳·疡医》 电子书打不开?

下载所有中医书籍

返回《证治准绳·疡医》书籍目录
  1. 内消《证治准绳·疡医》
  2. 内消《证治准绳·疡医》
  3. 内消部《外科方外奇方》
  4. 内消《中医词典》
  5. 内消发背《洪氏集验方》
  6. 内消《中医词典》
  7. 内消法《外科十法》
  8. 内陷《外科选要》
  9. 内消法《医学心悟》
  10. 内陷《中医名词词典》
  11. 内消法《外科精义》
  12. 内外转《中医词典》
  13. 内消瘰秘传经验方《回生集》
  14. 内外转《中医词典》
  15. 内消瘰丸《奇方类编》
  16. 内外肿喉《喉科指掌》
  17. 内消秘方《华佗神方》
  18. 内外痔秘方《华佗神方》
  19. 内消内托法《外科大成》
  20. 内外痔《中医词典》
  21. 内消散《备急千金要方》
  22. 内外痔《中医词典》
  23. 内消散《仙传外科集验方》
  24. 内外痔《中医名词词典》
  25. 内消治法歌《医宗金鉴》
  26. 内外障治《杂病心法要诀》
  27. 内消治法歌《外科心法要诀》
  28. 内外障治《医宗金鉴》
  29. 内消痔漏丸《奇方类编》
  30. 内外障通治《证治准绳·类方》
  31. 内虚《中医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