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江朱

《曹仁伯医案论》书籍目录

左升太过,右降不及,何经之病?曰右肺,左肝,肺肝同病,自然升降失常。然肺为五脏华盖,肝脉布于两胁,此左升仅属肝,右降反属肺矣。何也?盖肝体在旁,肺体在上,只就位置而言。若论其作用,内经又曰∶肝居人左,肺居人右,右之不降,正失其清肃之用也,左之过升,肝反多所生逆之用也。横逆之邪,加于清肃之所,木寡于畏,反侮于金,无怪乎半身以左之气旋于右,既不能透澈于上,亦不能归缩于下,有时邪之相争,盘旋胁部,直宜待得矢气,则快然。如衰者,木究不能上克于金,而仍下制于土地也。夫土曰稼穑,作甘者也;木曰曲直,作酸者也。口甘带酸,痰唾亦然何?莫非土受木乘之过,木亦太刚矣哉?谁能柔之,惟有左金一方,以为克木之制,则木正其体,金得其用,可患升降之不得其常耶?

左金丸

接续手札,荷蒙锦念。谢谢!细绎病源,所云气火益炽等症,即古语云气有余便是火。

气从左边起者肝火也,左金丸主之,当归龙荟丸亦主之。然左金一丸,如水投石于前自宜,以当归龙荟丸继之于后,未常不可为法也。设使以当归龙荟丸即日为之,聊应台命宜矣,无如我先生有“为为血不可不预防也”一语,断非无稽之谈,出而高明者,弟始而骇然,继而茫然,自亦不知其笔从何处着也。然在望一方者如饥如渴,以速为贵。而弟亦刻无宁晷,不过夜以继日,有者求之,无者求之,必得左宜之右无不宜之要法,然覆书非敢缓也,盖有待也。端午日,下问者少,小徒聚在一堂,讲论百病皆生于气,遂有九气不同之说。气本一也,因所触而为九,怒与思为九气中之二焉。思则气结,《内经》自为注脚之。思则心有所存,神有所归,正气留而不行,故气结矣。先生有之不必言矣。至于怒则气上,甚则呕血,恐则气逆筋缓,发于外为痈疽。古人亦载气门,以昭邪郁必变,久病入络,非无意也。先生博学而预料之,小徒强志而问及之。弟即从此而领悟∶怒有形于外者,亦有不形于外者。形于外者每出于暴怒,暴怒伤阴;不形于外者,名曰郁怒,郁怒伤肝。然视履考详,而阴伤于暴怒者,未必有之;言辞安定,而肝伤于郁怒者,岂曰无之。惟其郁也,木即不能畅茂条达,反来横逆,则气郁于中者,势必火炎于上,金受火刑,有升无降。痰血热辨,一病于肺;痞满闷塞,再病于脾。脾肺同病,则胃家之痰食无力消,胆经之水火从而和之,将来血溢于痈,痈肿于经络,增出一番新病。诚不能不未雨而绸缪者也。然为痈为血之枝叶,仍不外乎气郁之火为根,治病必求其本。因思“气从左边起者”条内,有“久患气结诸药不效者,先服沉香化气丸以开其结”之文,不独将来之变病可以预防,即现下之气火升腾亦为要着。而况右脉弦强则土郁夺之之法,本来郑重者乎,但沉香化气丸重剂也,权宜也,元虚久病之体不能不用,不可多用。清晨只服八分,晚服逍遥六君辈调之,以为实必顾虚之计,未知是否?

朝服沉香化气丸,晚服逍遥散、六君汤(北沙参半夏易川贝)。

下载《曹仁伯医案论》 电子书打不开?

下载所有中医书籍

返回《曹仁伯医案论》书籍目录
  1. 松江朱《曹仁伯医案论》
  2. 松黄汤《饮膳正要》
  3. 松节《千金翼方》
  4. 松黄《本草衍义》
  5. 松节《本草备要》
  6. 松花《本草崇原》
  7. 松节《本草易读》
  8. 松花《本草分经》
  9. 松节《顾松园医镜》
  10. 松花《本草分经》
  11. 松节《本经逢原》
  12. 松花《本草经解》
  13. 松节《本草便读》
  14. 松果体《组织学与胚胎学》
  15. 松节《名医别录》
  16. 松果体《生理学》
  17. 松节《本草撮要》
  18. 松根酒《饮膳正要》
  19. 松节《本草崇原》
  20. 松根白皮《千金翼方》
  21. 松节(松香、松花粉)《中药学》
  22. 松膏酒《备急千金要方》
  23. 松节、松笔头、松香、地盘松球《滇南本草》
  24. 松膏《备急千金要方》
  25. 松节茶《茶饮保健》
  26. 松橄榄《滇南本草》
  27. 松节酒《饮膳正要》
  28. 松浮《疫疹一得》
  29. 松节酒《备急千金要方》
  30. 松峰达原饮《时病论歌括新编》
  31. 松节散《三因极一病证方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