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阳玉龙膏

《仙传外科集验方》书籍目录

(性热。)

草乌(三两重,炒) 南星(一两重,煨) 军姜(二两重,煨) 白芷(一两重,不见火)赤芍药(一两重,炒) 肉桂(半两重,不见火)

●此方,治阴发背、冷流注、鼓椎风、久损痛、冷痹、风湿、诸香港脚、冷肿无红赤者,冷痛不肿者,足顽麻、妇人冷血风,诸阴证之第一药也。用热酒调涂。用法详具于后∶

●夫杂病虽见于皮肤手足之间,而因必本于五脏六腑。盖脏腑之血脉经络,一身昼夜营运,周而复始,一脏受病,必见于本脏脉息所经之处,即阴阳分手足之所属也。其为病有冷有热,热者易治,冷者难疗。夫冷,必由脏腑元阳虚弱,然后风邪得以乘间而入,血气不匀,遂自经络而客于皮肤之间,脉息不能周流,遂涩于所滞,愈冷则愈积而不散;复加庸医用凉剂,而内外交攻,则其为病,鲜有不危者矣。学人当观其外之为证,而察其内之所属,表里相应,万无失一。此药有军姜、肉桂,足以为热血生血。然既生,即热而不能散,又反为害。故有草乌、南星,足以破恶气,驱风毒,活死肌,除骨痛,消结块,唤阳气。又有赤芍白芷,足以散滞血,住痛苦,生肌肉,加以酒行药性散气血,虽十分冷证,未有不愈,端如发寒灰之焰,回枯木之春。大抵病冷则肌肉阴烂,不知痛痒。其有痛者,又多附骨之痛不除,则寒根透髓,非寻常之药所能及。惟此药大能逐去阴毒,迎回阳气,住骨中痛,且止肌肉皮肤之病,从可知矣。但当斟酌用之,不可大过,则为全美。治法加减,疏举如下。

●发背发于阴,又为冷药所误。又或发于阳,而误于药冷,阳变为阴,满背黑烂,四周好肉上用洪宝丹,把住中间,以此药敷之,一夜阳气回,黑者皆红,察其红活即住此药,却以冲和收功。如不效欲作脓,又以南星、草乌加于冲和用之。如阳已回,黑已红,惟中间一点黑烂不能红者,盖血已死,可以朴硝明矾。又云白丁香、 砂、乳香,用唾调匀,于黑红交处作一圈,上用冲和盖之,至明早起药,自然去黑肉如割,却以药洗之, 以生肉,合口收功。

●流注冷证多附骨,内硬不消,骨寒而痛,筋缩不伸。若轻用刀针,并无脓血,若只有乳汁清流,或有瘀血,宜用此药敷之。若稍缓止,以军姜、白芷、肉桂、草乌等分热酒调敷,骨寒除而痛止,则气温和而筋自伸,肉硬自消矣。然治流注,不可无木腊,以其性能破积滞之气,消坚硬之肿最妙。又不可多,多则能解药性,盖此证主于温药故也。

●鼓椎风,起于中湿,或伤寒余毒,又或起于流注之坏证,或起于风湿虚痹。此证有三∶一是两膝相 ,行步振掉,膝HT 胫骨微肿;二是膝HT 胫骨交接处,大如椎,腿股肉消,皮缩裹骨;三是上腿肿大,下股冷消。

盖足膝属肝,肝经有风寒湿气则血脉不流而作此,遂为膝寒所涩,凝流不动。下股之血脉,有去而无返,是以愈瘦愈冷,而筋愈缩;上腿之血脉,有积而无散,是以愈肿愈热而肉愈瘦。其原,若起于流注,则肉凝者为烂,烂则冷毒腐骨。腐骨一出,神仙无术。未破则肌肉尚未死,急以此药,热酒调敷膝HT 骨上腿处,以住骨痛回阳气;又以冲和涂下腿冷处,引其血气,使流动而不通贯血脉。又以此方敷胫骨交处,以接所引之血脉,以散所积之阴气。内则用追风丸,倍加乳香以伸筋,如法服之,无不愈者。如人欲出方,可用五积散加姜、桂、芷、归,又加大川乌牛膝槟榔木瓜,或茶或酒调之。

●男子妇人久患冷痹血风,手足顽麻,或不能举动,可用绵子夹袋此药在中心,却以长长缠在痛处,用绢袋系定。此药能除骨痛,附在肉上,觉皮肤如蚁缘,即其功也。如痹,可加丁皮、吴茱萸没药、大川乌等分,然后全在追风丸,表里交攻,去病如神。

●风脚痛不可忍,内用追风丸,外用此方加生面,姜汁调热敷。欲得立止,可根据法加乳香、没药,化开酒调为妙。

●久损入骨者,盖因坠压跌扑伤折,不曾通血,以至死血在所患之处,久则如鸡肺之附肋,轻者苔藓之晕。上年少之时血气温和,尤且不觉;年老血衰,遇风寒雨湿,其病既发。宜以此方热酒调敷,内则用搜损寻痛丸,表里交攻为妙。虽然血气虚弱之人,病在胸肋腰背之间者,谓之脱垢不除,变为血结劳,不论老少,年远近岁,大而遍身,小而一拳半肘,医之则一。此等乃根蒂之病,此非一剂可愈,磨以岁月,方可安。未成劳者易,已成劳者难。

一法只用南星、草乌,加少肉桂,能去黑烂溃脓,谓之小玉龙,此法大效。

●治石,用此方热酒调敷外,却用洪宝箍住四围,待成脓后破。

●妇人乳痈,多因小儿断乳之后,不能回化;又有妇人乳多,孩儿饮少,积滞凝结;又为经候不调,逆行失道;又有邪气内郁而后结成痈肿。初发之时,切不宜用凉药冰之。盖乳者血化所成,不能漏泄,遂结实肿核,其性清寒。若为冷药一冰,凝结不散,积久而外血不能化乳者,方作热痛,蒸逼乳核而成脓。其苦异常,必烂尽而后已。故病乳痈者,既愈则失其乳矣。盖乳性最寒而又滞,以凉剂则阴烂宜也。然凉药亦未尝不用,用于既破之后则佳。如初发之时,宜于此方中,用南星、姜汁酒两停调匀热敷,即可内消。欲急,则又佐以草乌,此药味性烈,能破恶块,逐寒热,遇冷即消,遇热即溃。如已成痈肿,易又从冲和,根据常法用之,或加此草乌、南星二味亦可。破后观其原,原于冷用冲和收功;原于热用洪宝生肌,且须用乳没住痛,以减其苦。至于吃药,只用栝蒌散随人虚实参以通顺散、十宣相间服之。

多口者为乳发,乳房坚硬者为乳石,正在乳嘴处肿者为吹乳,在乳儿囊下为乳漏,以肉悬垂而血易满故也,故为难治。一囊一口为乳痈,五十岁老人无治法。外有老人乳节,又为可治。盖在垂囊肉上为痈,若近脑则为节矣。

●宿痰失道,痈肿无脓者,可用此药点头。病必旁出,再作为佳,不然则元阳虚耗,此为败证。如元阳虚耗败证者,急用全体玉龙敷之,拔出成脓,服药则通顺散加桔梗半夏当归、肉桂等药。若病红活热骤,则当归冲和为佳,切不可误投凉剂。此方但能拔毒作脓,病回即止,不可过。若能参用陷脉神剂尤妙,出《外科精要》。

●肚痈一证,十有九死。盖胃属阴,外寒里热。凡气血潮聚,趋热避寒,故多为内痈,不能外现,间有微影欲出,则又为冷药所蠲,及服凉剂,虽有神仙,莫施其功,医者可不慎乎。凡有此证,初觉腰痛,且以手按之痛苦,走闪移动,则为气块;若根不动,外面微有红肿,则为内痈。急以此方拔出毒瓦斯,作成外痈,然后收功冲和,内则用通顺散加忍冬藤,治法如前。若痈自能外现者,不必用此方,只用冲和为妙,不可轻用针刀。如犯铁器,口不能合,只用玉龙贴痈头上,四面以冲和围之,根据法自破。若脓流不快,根据法用洪宝三分、姜汁七分,茶调敷之,脓出皆尽;内用十宣平补生肌,外则依然收功冲和。此证阴多阳少,损人最害,将安之际,倍服内补,以生气血,庶几易愈,否则消而复胀,口不合。既安之后,尤宜多服内补加附子,否则气弱难平。证冷者,未破之先,尤宜先服附子方好;既破之后,切不可用急涩敛口之药,恐 毒不散。服药力到,自然合口。至于内痈已成,不能拔出,只用冲和外贴,使在外温合成脓,自脏腑而出,不至肉烂,死生所系,全在服药之功,治法见前。最忌毒食,食毒即发,反复杂疗。又有孕妇病此者,又与此异,内用紫苏饮安胎,勿轻与他药。

若临月则儿与脓俱下,若尚远则脓自大腑中下,若初萌只服药可消。若痈在外面,其证必热,惟可用冲和收功,亦须审轻重用之,恐有误也。

下载《仙传外科集验方》 电子书打不开?

下载所有中医书籍

返回《仙传外科集验方》书籍目录
  1. 回阳玉龙膏《仙传外科集验方》
  2. 回阳玉龙膏《正体类要》
  3. 回阳玉龙膏《外科理例》
  4. 回阳丸《奇方类编》
  5. 回鱼《饮食须知》
  6. 回阳汤《是斋百一选方》
  7. 茴酰化纤溶酶原链激酶激活剂复合物《药理学》
  8. 回阳升陷汤《医学衷中参西录》
  9. 茴香《本草纲目》
  10. 回阳散《外科传薪集》
  11. 茴香《雷公炮制药性解》
  12. 回阳救逆《中医词典》
  13. 茴香《食物疗法》
  14. 回阳救急汤《医方论》
  15. 茴香《饮膳正要》
  16. 回阳救急汤《退思集类方歌注》
  17. 茴香《汤液本草》
  18. 回阳救急汤《仁术便览》
  19. 茴香《本草备要》
  20. 回阳救急汤《冯氏锦囊秘录》
  21. 茴香《本草易读》
  22. 回阳救急《汤头歌诀》
  23. 茴香《医学入门》
  24. 回阳九针穴《中医词典》
  25. 茴香《本经逢原》
  26. 回阳九针歌《针灸聚英》
  27. 茴香《得配本草》
  28. 回阳九针歌《针灸大成》
  29. 茴香《本草害利》
  30. 回阳急救汤《时方歌括》
  31. 茴香《本草害利》